Chapter 8-2

   莫子汮後來請了一天的病假,沒有到學校來,當然,也沒有回我的電話。

   我背著書包,站在校門前等的斑馬線前等待紅綠燈,突然想起昨天他撐著傘出現的畫面,沒想到才過了不到二十四小時,我原本因為和他把話說開了而開心的心情,卻又因為早上的那通電話而墜入谷底。

   若釩好幾次說服我再撥通電話給他,可是一想到也許又是芸芸學姊接的電話,我每每鼓起的勇氣最後又縮了回去。

   「羽晴,那等等我就先去補習班囉!」站在我身旁的若釩,看一看手表。

   「嗯,我等等就直接回家。」

   「對了,妳晚上要不要再打通電話給子汮啊?」

   我聳聳肩,無奈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耶!我怕又是芸芸學姊接的,總覺得怪怪的。」

   「哪裡怪?就叫她叫子汮聽呀!」

 

   「再說吧,搞不好……」我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尖,「搞不好,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對。」

   若釩輕輕地哼了一聲,「怎麼可能?他之前不是跟妳說過他和芸芸學姊的關係嗎?再說,他對妳這麼關心,怎麼可能不是喜歡妳?」

   「唔?」

   「胡羽晴,不要再對自己沒自信啦!」若釩嘆了一口氣,「原本是答應他要保密的,但我想你們既然已經和好,應該也沒有一定要保密的吧!」

   「保密什麼?」

      「記得上次學姊拿著飲料走進教室的時候,妳不是差點撞到她?」

    我想了想,「對呀。」

    「妳還真的以為是她不想跟妳計較喔?」  

   「不然?」

   「是因為子汮。」若釩無奈地說,「真不知道該說妳好傻還是好天真,其實有一次,我也忘記是什麼時候了……總之就是妳和他鬧翻了之後的事情,有一次午休,妳不在教室,好像是幫班導拿作業去導師辦公室吧!」

   「嗯。」

   「那時候啊!惠琪學姊他們有到班上來。」

   「找萱萱麻煩?」

   「不是,是找妳。」

   「找我?」我瞪大了眼睛,沒想到身為當事人的我竟然不知道這件事。

   「對,對!就是找妳。」若釩雙手合十地,像崇拜偶像一樣的,只差眼前沒有出現粉紅色的泡泡,「當時莫子汮多帥啊!他直接告訴惠琪學姊他們,大概是說雖然妳跟他鬧翻了,但是誰膽敢……是『膽敢』喔!他說誰膽敢找胡羽晴的麻煩,他一樣不放過他。」

   「那這件事,我怎麼沒聽班上的誰提起啊!連一向愛聊天的至偉也沒跟我講。」

   「因為子汮說不准任何人告訴妳這件事。」

   「天啊!我們班真的是怕事的一班耶!」我沒好氣地說,「那妳怎麼沒告訴我?」

   「他當然知道我和妳的堅固友情,他是私下拜託我保密的。」

   「他叫妳保密就保密喔。」我嘟嘴抗議。

   「帥哥拜託我,當然義不容辭。」

   「林若釩!見色忘友。」

   「對了,還有那把粉紅色摺疊傘。」 

   「那把傘怎麼了?」

   「我怎麼可能買粉紅色,那也是子汮買的。」

   「唔?」

   「詳細情形我不清楚,不過我猜應該是他趁妳上廁所的時候,放進我抽屜的

,反正是他再叫我撥電話給妳的。」她聳聳肩,「我猜他之所以買粉紅色也是因為妳喜歡。」

   難怪……當時就覺得若釩買了粉紅色的雨傘也太奇怪,而且怎麼會完全像犯了失憶症一般地什麼都忘了。

   「原來……他其實還是默默的關心我,只有我自己一個人不斷地生氣。」

   「知道就好。」

   「羽晴!若釩!」

   若釩和我幾乎同時轉身,看了叫住我們的人一眼,「學長!」

   「要回家囉?」

   「嗯,是呀!要去等公車了。」我笑了笑,對於學長的出現,總感覺有點兒尷尬。

   「你們聊吧!我上課快遲到了,先走囉!」

   「拜拜。」

   目送若釩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學長開了口,「急著回去嗎?」

   「還好,準備去搭公車。」

   「莫子汮……今天沒來上課吧?」

   「嗯……」我想起早上的那通電話,「學長也知道?」

   「今天的假是我幫他請的,因為昨天我和我爸去急診室看過他。」嘉予學長點點頭,輕輕碰了我一下,告訴我綠燈亮了。

   「急診室?」

   「他和人打架,受了點傷。」

   「嚴不嚴重?那他怎麼樣了?」

 「放心,手臂縫了幾針,沒事了。」他抿抿嘴,「所以我想問妳是不是急著回家,或者想繞去他住的地方看看他,也許我們可以順便買個晚餐給他。」

   「嗯?」對於學長的提議,其實讓我有點驚訝,畢竟以學長和莫子汮的關係,他會說出這樣的話真的很讓人意外。

   「昨天……我想他稍稍的原諒了我爸,至少沒有拒絕我爸的關心。」

   「真的嗎?」

   「原本見面的時候,還是針鋒相對的,不過我爸誠心的向他道了歉,加上他在國外的媽媽也撥了一通電話給他。」學長苦笑了一下,「彼此的關係有些微的改善了,雖然……還是需要一段時間吧。」

   「那他和你?」

   「慢慢也會熟悉起來吧。」

   我笑了,很高興聽到了這個好消息,雖然就像學長所言「需要一段時間」,但是無論如何,對於曾經結了冰的關係來說,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所以,要跟我一起去找他嗎?」

   「好,當然要。」

   「不過再找他之前,我想對妳說聲對不起,我的告白。」

   「嘉予學長……」

   「我不該做出這種失控的行為,真的對不起。」學長替我撥了被風吹亂的劉海,「希望我們可以回到從前還是好朋友的樣子。」

   我笑了,在紅紅的夕陽下,心裡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可以的,其實我也該說抱歉的,是我太遲鈍,從來沒有發現學長的心意,對不起……等一下買晚餐時,請學長一杯飲料賠罪。」

   「飲料可以,但賠罪不用了,妳只要跟那個討厭的傢伙繼續甜蜜下去就好。哈!走!我們去給他一個大驚喜。」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