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1

   這幾天,莫子汮和我的互動等於零,就算恰巧上課鐘聲響起,我們在門口遇到,不是我刻意先別過臉,就是他假裝眼前沒有胡小晴的存在。

   若釩總是有意無意地要我主動先和莫子汮說話,但是一看到莫子汮冷冷的表情,我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下課鐘聲響起,老師收拾了他的課本就走出教室,若釩見莫子汮走出教室後

,小聲地問我,「你們到底要冷戰到什麼時候?」

   我苦笑了一下,其實我心裡也沒有答案。

 

   只是,若釩用「冷戰」這樣的名詞,讓我不禁懷疑自己和莫子汮真的算是「冷戰」嗎?我反而覺得,以自己和他此刻的關係看來,卻似乎是一種「決裂」。

   在那天晚上之後,是老死不相往來的決裂。

   「小晴,我就不信妳不想跟他講話。」若釩嘟了嘟嘴,無奈地看著我,「想跟他講話就開口啊!脾氣這麼硬。」

   「我不是脾氣硬,我只是覺得既然他這樣,我也沒必要熱臉貼人的冷屁股,再說這整件事情又不是我的錯,而且一想到那天的事,我就是不太高興。」我嘆了一口氣,若釩當然知道我說的是莫子汮故意在學長面前吻了我的事。

   「當然不是妳的錯,但是他也誠懇的向妳道歉了,為什麼不能原諒他?」

   「我不知道。」我嘆了一口氣,「反正他正好也不想理我,那天我打電話給他,他也沒接。」

   「那個吻的事情,換作是我一定也很在意的,只是既然他已經認真的道歉,我想我會試著原諒,」若釩突然換上認真的表情,「這幾天,你們變成這樣,妳心裡難道就開心嗎?」

   我皺著眉,坦白地對若釩說,「當然不開心,怪怪的。」

   「所以囉,他回來了,妳要不要試試看?」

   我偷偷瞥了莫子汮一眼,看著已經坐回座位的他,低頭看著手中的漫畫的側臉,我還是說不出半句話,最後給了若釩一個苦笑,用嘴型告訴她有機會再說。

   「我出去洗個手。」吐了一口氣,我這樣跟若釩說。

   洗手是藉口,其實我只是不想繼續讓自己處於這樣的低氣壓中心,於是我站起身,往教室的後門走去,但左腳才跨出教室的後門,一時之間還沒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回神過來的時候竟發現我的手臂上,已經沾上了甜甜的冰飲料。

   「唉唷!」嚇了一跳的我叫了出來,這才看清楚正走進教室的人手中的飲料

,很巧地倒在我的手臂上,要不是我反應快地往後退了一大步,我想那杯才喝了幾口的飲料肯定會弄溼我的制服上衣。

   「妳走路都這麼橫衝直撞?」

   我擦了擦手臂,黏得可以的狀態讓我覺得這似乎可以引來千萬隻蒼蠅或蜜蜂

,我抬頭一看,發現眼前又是難惹的惠琪學姐,「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就可以解決嗎?這可是我男朋友特地送來的飲料耶。」

   「學姊不好意思,飲料錢我可以賠給妳,但我卻覺得其實我剛剛沒有這麼橫衝直撞,倒好像是妳不小心倒在我身上的。」盡可能地以「不小心」取代「故意」,因為我完全沒有心情再和她爭執什麼。

   「妳是說我故意的嗎?」

   「我沒這麼說,飲料錢多少?」

   「學妹,妳也真是的……妳難道不知道愛心飲料無價嗎?」和惠琪學姊同行的另一位學姊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很具威脅性的語氣。

   「對不起。」聽她這麼說,認同的我只能說出道歉的話。

   「胡小晴,我知道子汮已經不會再幫妳了,所以奉勸妳稍微的收斂一點,等等還要買午餐,今天我們沒空理妳。」惠琪學姊緊皺著眉,然後揮了揮手,意外地放過了我。

   只是,少了這種麻煩事而覺得慶幸的我,為什麼心裡有種怪怪的感覺呢?到底是為什麼?

   後來在走廊上的洗手台前清洗時,我終於知道心中那種怪怪的感覺是為什麼

   竟然,似乎是因為莫子汮。

   因為,差點又被學姊找麻煩的我,還是在剛剛那個當下不自覺地看著坐在座位上的莫子汮,我知道他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也只是無動於衷地繼續看著他的漫畫而已。

   頓時,我想我更加地確定,他不會再像從前那樣,站在我的身邊,替我擋掉所有的麻煩。

   想著,站在洗手台前的我,竟然忍不住地流下了眼淚,然後卻因為擔心被發現,只好假裝咳了幾聲,接著再假裝洗把臉,讓一切看起來很自然。

   但我知道,即使自己認為這一切一定可以自然到不會有人發現我偷偷地掉了淚,可是我的心卻已經無法很自然地面對莫子汮了。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孤獨的人
  • 等了五天終於~
  • DEAR~~
    ^^ 呵呵~抱歉抱歉。

    cheangs 於 2014/10/14 17: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