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2

   「好過癮喔!沒想過自己會連看兩場電影。」開心地走到公車站,走出電影院之後,我不斷地重複這樣的話。

   其實平常是很少看電影的,今天卻一連看了兩場,先是一部網友非常推薦的文藝愛情片,然後在學長的提議下,我們又看了下一部爆笑片,兩部片都很經典,完全沒有冷場,文藝愛情片讓人感動得涕淚縱橫,爆笑片則讓人笑到抽筋。

 

 

   「是啊!剛剛那部片真的太好笑了。」

   「嗯,還好學長有提議再看一部。」我坐在公車站裡的座位上,開心地和學長討論著。

   「笑一笑,心情一定變好多了吧?」

   「是啊!」我點點頭,很謝謝學長的用心與體貼,我知道他之所以提議再看一部,是想讓我更開心一點。

   「不過剛剛那部愛情片也不錯啊。」

   「嗯,很感人耶!不過,初戀大概就是這樣,總是會帶了一點遺憾吧……」我點點頭,「然後,把兩個人把屬於自己的初戀埋藏在潘朵拉的盒子裡,只剩下懷念。」

   「那不盡然啦。」

   「是嗎?」我笑笑的,「我也希望不盡然,因為我希望若釩的初戀是甜蜜到永遠的。」

   「沒錯。」

   「那學長……也有過初戀嗎?」

   「嗯……」學長停頓了一下,「國中,後來分手了。」

   「真的假的?」因為太驚訝的關係,我提高了音量,惹得路過的人看了我一眼,「真的喔?都沒聽學長說過。」

   「是啊!不過只是一段純純的戀愛啦……牽牽手,然後……」

   「然後怎麼樣?」我賊賊地看著學長,故意消遣學長,「學長是臉紅了嗎?」

   「沒有臉紅,你是看見我臉上的瘀青吧!」學長自我解嘲地挑高了眉,然後指著他昨天和莫子汮打架的戰利品。

   「是臉紅。」我重新強調了一次。

   「哪可能因為這個小事情臉紅,我跟她就只是牽牽手,然後親過彼此的臉頰這樣。」他帶著溫和的笑容,「國中生純純的戀愛。」

   「哈哈!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告訴若釩,」我更賊地湊近學長的臉,用手指頂著學長的臉,「還要告訴若釩說學長講到這段初戀,臉真的好紅喔!」

   他笑著,然後出奇不意地抓住了我的手指,「胡小晴,不准妳造謠生事。」

   「反正我本來就因為多管閒事惹了一身腥,再造造謠也無所謂。」    

   學長笑著,拍了拍我的頭,然後因為路旁騎車腳踏車正在停紅燈的人的注視

,而停止了他的動作。

   我順著學長注視的方向看去,看見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正往我和學長的方向看來,他的目光正巧地和我的目光尷尬的交會在同一個點上。

   是莫子汮。

   我撥撥自己亂了的劉海,反射性地微微挪動了身子,然後偷偷地將原本已經匆匆避開了他的眼神的我的眼神,再看回他的身上。

   只是再看向他的時候,他已經看向前方,接著便騎車走了,然後學長和我之間,就剩下了約莫一分鐘的安靜。

   「真巧。」學長打破了兩個人的沉默。

   「對啊。」我苦笑了一下,突然發覺此刻好像有種怪怪的失落感。

   這樣的失落感,是因為他沒打招呼嗎?

   但是昨天明明是我先開始和他吵的,昨天的我不是本來就想跟他畫清界線的嗎?那為什麼現在的自己對於他這樣的冷漠,卻又覺得怪怪的呢?

   胡小晴,妳到底在期待什麼?難道在翻臉之後,還是希望他能停下來,帶著開心的笑容和妳打招呼嗎?

   「昨天真的跟他吵架囉?」

   「其實是鬧翻,他說他再也不會幫我了。」我嘆了一大口氣,「不過這樣也好,因為我真的很生氣他的行為,而且他不幫我也有好處的,只要我以後盡量克制自己愛管閒事的個性,我就也省得被惠琪學姐他們找麻煩。」

   「其實……雖然我不想這麼說,」學長看向前方,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講的樣子,「莫子汮他……我想,妳對他而言,應該是特別的吧。」

   覺得我特別愛管閒事嗎?我滴咕著,但沒有說出口。

   「什麼意思?」

   「我從沒看過,他會對一個女生這麼好的。」學長抿抿嘴,「儘管從前對那個芸芸也是。」

   「學長也知道莫子汮和芸芸學姊的事?」

   「當然。」學長點點頭,「當時的打架事件,有部分的原因不就是因為她嗎?」

   我哈哈地笑了,「學長和他不是公認的死對頭嗎?就連剛剛惠琪學姊也這麼說,沒想到,學長這麼清楚他的事情?」

   「也許大家看來,我們就是誓不兩立的死對頭,但是妳知道為什麼是死對頭嗎?」

   「我不知道,他沒說過,你也沒說過,」我抿抿嘴,據實以告自己曾經有的猜測與想像,「不過我偷偷想過,原以為你們以前愛上同一個女孩之類的……可是又好像不是。」

   「哈,想像力真豐富,不過那應該不是以前,而是現在。」

   「什麼?」突然有一輛拔了消音管的機車呼嘯而過,我沒聽清楚學長愈講愈小聲的話。

   「沒什麼,不是妳想的那樣。」學長苦笑了一下,沒有再重複剛剛說的話。

   「不然是怎樣?」

   「他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

   「什麼?」我吃驚地飆高了音量,還驚訝地站起了身,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看著學長。

   學長把我拉回座位,帶著一種很難形容的苦笑,然後又說了一次,「他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

   「可是你們的姓?一個姓林,一個姓莫……」

   難怪,總覺得他們的五官有幾分神似,很像的眼睛、高高的鼻子,還有笑起來時會有的好看的酒窩,原本我還開玩笑的和若釩討論過,還說是不是帥的人都有著類似的外表組合,卻沒想到……學長和莫子汮……竟然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他後來改姓,跟媽媽姓。這一切……很可笑吧!」

   「不,我只是……覺得這個答案很令人意外。」

   「小的時候,我們有一陣子常常玩在一起,」學長苦澀的笑了,「後來漸漸懂事,知道了彼此之間的關係,就漸漸地排斥對方……久了,就是妳現在看到的這個樣子。」

   「學長……」這個答案真的太讓我吃驚,面對學長苦澀的笑,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是我媽介入莫子汮的家庭。」

   「可是為什麼?」

   「後來莫子汮的媽媽氣得和我爸離婚,幾年後認識了新的對象,一起搬到國外去了。」學長停頓了幾秒,「莫子汮休學的那一年,就是到國外和他們一起生活。」

   怪不得……之前學長跟莫子汮提過什麼回去吃個飯的話,而那天莫子汮也講過什麼他們打架的話,訓導會怎麼處理……的話。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我看著學長,看著他和莫子汮相似度很高的臉,這才知道原來「死對頭」

這三個字的背後,有著這麼讓人意想不到的故事。

   不管是學長或是莫子汮,其實兩個人都是最不應該背負這個沉重故事的人,但是卻在無形中,被這樣的故事壓得喘不過氣。

   「很無奈吧!」

   「所以,你們曾經也很好囉?」

   「嗯,國小的時候真的很好,事情發生在上國中前的那年暑假。」

   「有沒有可能……」我斟酌著自己的措詞,卻發現此刻的自己實在有點詞窮

,「你們可以不管大人的事情,和從前一樣的……相處?」

   「也許……不可能吧。」學長哈哈地笑了兩聲,但那不是開心的笑,「妳想想,今天如果妳是莫子汮,遇到了一樣的狀況,妳還能假裝沒事?」

   「唔。」我嘆了一大口氣,這個問題,對於我來說確實無解,「可是這件事情錯不在你和他。」

   「但是有些事,並不是單純只要找出誰對誰錯,或是給個圈叉就可以圓滿解決的。」

   「嗯。」我點點頭,看到了學長臉上的無奈。

   是啊!學長說得一點也沒錯。

   就算找出了誰對誰錯,給了誰圈圈誰叉叉,有些事情仍舊不會回到原點。

   傷害造成了,就算癒合,也仍然會有存在的痕跡。

   「好啦!不談這些了。」

   「嗯……」

   「對了,這個……」學長從他的背包裡拿出一個小紙袋,放在我的手上。

   「什麼?」

   「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嗯,」我小心翼翼地打開紙袋,拿出裡面的東西,「剛剛的吊飾?」

   「是啊!送給妳。」

   「你什麼時候去買的?」

   「看電影的時候,假裝去接電話,快快地跑去買的。」

   我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學長,謝謝你,可是錢……我再還給妳。」

   「喂!喂!胡小晴,又不是很貴重的東西,這樣也太不把我當朋友看了吧!」

   「可是……」

   「別可是了,妳的鑰匙給我。」

   我點點頭,從包包拿出鑰匙,遞給學長,然後看著他將吊飾裝在鑰匙圈上。

   「希望這個吊飾,陪伴胡小晴度過開心的高二生活。」

   我高舉著裝了吊飾的鑰匙圈,透明的水晶吊飾因為路燈的照耀折射出閃閃的光,「謝謝你。」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