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我大哭了一場。

   弄不清楚自己的情緒,甚至搞不懂自己的難過從何而來,但還是忍不住地哭了起來。

   尤其當自己想起莫子汮說「不管以後怎麼樣,我都不可能再幫妳」時的表情,我的心就像被厚厚的烏雲籠罩,眼淚就又再次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胡羽晴,妳真的很奇怪,這樣的結果,明明就是妳自己期望的,明明就是妳先對莫子汮開口的啊!那為什麼現在想到這句話的妳,卻又這麼的難過?

   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想著今天所有的一切,其實當時面對惠琪學姊時的我,真的很感激莫子汮的出現,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應對當時的一切,甚至當他莫名其妙地親了我,還告訴所有人不准再找我麻煩時,當時的我確實有一種很謝謝他的出現,而且是被保護著的感覺。

   想到這裡,我又想起當時被他親了一下時,那種耳根子好燙、心跳得好快的感覺……。

   因為是初吻吧?

   上次若釩告訴我她和學長接了吻的時候,好像也是這樣的……。

   我閉上眼睛,卻沒想到腦海裡卻浮現了滿滿的莫子汮。

   莫子汮的笑臉,莫子汮認真而又輕鬆地跑步的臉,莫子汮陪我等公車時的臉

,莫子汮逗我開心的臉,莫子汮嚴肅的叫我別多管閒事的臉,莫子汮生氣的說以後不會再幫我的臉,還有莫子汮在眾目睽睽之下吻了我的臉……。

   可惡的莫子汮,你可以走開嗎?   

   我躲進被窩,試圖讓好多好多的莫子汮離開我的腦海。

   然後,我的手機鈴聲熱鬧地響了起來。

   「喂?」我接起了電話。

   「羽晴,妳到家囉?」若釩的聲音。

   「呀,對不起,我忘了撥電話給妳。」

   「喔,沒關係啦!到家就好,妳可以幫我開門嗎?」

   「開門?」我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是啊!妳媽媽已經讓我進來囉!但是房間的門……」

   我坐起身走下床,打開房間的門,我的好同學兼好朋友若釩,果真站在房間門外。

   「妳怎麼來啦?」

   她掛斷了手機,給了我一個溫暖的微笑,「我跟媽媽請假啦!反正明天是星期六,到好朋友家擠一擠應該也沒關係吧?」

   「快進來吧。」

   「妳眼睛也哭得太腫了吧!還說沒事。」若釩抽了一張面紙遞給我。

   「真的沒事,只是剛剛想到一些事加上和莫子汮吵了一架……」我停頓了幾秒,看著眼前的若釩,心中有種暖暖的感覺,「不過現在沒事了。」

   「莫子汮?」

   「我回來的時候,他在我家門口等我……」我苦笑了一下,把剛剛的經過全都告訴了若釩。

   「所以……你們真的鬧翻了?」

   「反正,本來也沒多深交。」  

   若釩瞪大了眼睛,驚訝地湊近我,「沒有深交?」

   「嗯。」

   「妳說沒有深交的話,惠琪學姊他們幹嘛這麼緊張?」

   「她們自己愛胡思亂想。」我避開若釩的眼神,假裝拿了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白開水。

   「才不只是因為沒有安全感。」若釩移動了身子,一樣認真地看著我,「我猜想,他們就是嗅到了危險的味道,才會這樣警告妳。」

   若釩的話引起了我的好奇,我放下水杯,疑惑地問她,「妳說什麼危險的味道?」

   「就像我,我就算跟子汮走在一起,他們也不會找我麻煩嘛……為什麼獨獨是妳?」

   看著若釩充滿曖昧的眼神,我想我懂了她的意思。

   「妳和他們一樣,都想太多了。」我抿抿嘴,「我和莫子汮根本沒什麼。」

   「真的?」

   「若釩,妳忘了我現在根本就不想談戀愛的嗎?」

   「我知道,這我都知道,但是感情這種事沒個一定,搞不好你們之間正有著什麼在起化學變化啊。」

   「好,我知道沒個一定,不過,再怎麼沒個一定也不會怎樣了,因為我發現我真的討厭他。」我嘆了一口氣,沒打算再跟若釩爭辯什麼,因為我知道平常的自己根本講不贏若釩,更何況是現在腦子混亂到不行的胡羽晴。

   「因為那個故意的吻?」

   「沒錯。」

   「他剛剛不是誠心向妳道歉了?」

   「我不接受。」

   「為什麼?」

   「如果連這樣的尊重都沒有,這種朋友不交也罷。」

   「胡羽晴!妳平常脾氣就不錯嘛……怎麼現在就是這麼鑽牛角尖。」

   「我不是鑽牛角尖,我只是不喜歡被這樣利用。」堅決地,我這樣回應了若釩,而這樣堅決的態度,其實也有點讓我覺得驚訝。

   我思考了一下,想知道自己這麼生氣,這麼不願意原諒莫子汮,是因為自己對他有比較多的信任,還是因為初吻被這樣莫名其妙的奪走的關係。

   不過想了想,比起下午時心中那股對莫子汮的怒氣,此刻的情緒裡,「難過」的比重好像更多了些。

   也許,是因為剛剛和他的爭執吧。

   「可是他……」若釩打斷了我的思緒,但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卻正巧就被我的手機鈴聲打斷,她順手拿了一旁的我的手機遞給我,還不忘看了一眼來電顯示

,「另一個擔心妳的嘉予學長。」

   我接過手機,按下通話,「學長。」

   「羽晴,休息了嗎?」電話那頭的學長的聲音,和往常一樣溫柔。

   「還沒,若釩到我家找我,我們正在聊天。」

   「那就好,原本還擔心妳,有若釩在,我放心多了。」

   「放心,我很好。」

   「那……」

   「嗯?」

   「明天有事嗎?想和妳見個面。」

   「明天要見面……」

   我猶豫了一下,但手機卻被若釩搶了過去,她先是聽了學長說了什麼話,然後笑著說,「學長,羽晴明天有空,好的,明天早上十點,沒問題,拜拜。」

   「若釩!」我接過手機,抗議地瞪了若釩一眼。

   「有什麼關係嘛,心情不好就出去散散心,剛剛學長說他特地翹掉明天補習班的課,他都這麼樣的意氣相挺了,妳忍心拒絕喔!」

   「好啦。」我皺皺鼻子,答應了若釩的提議。

   「記得喔!早上十點,他在學校附近的那個公車站等妳,散散心,心情會比較好的。」

   散散心也好。

   希望能像若釩說的一樣,心情能變得比較好。

   會的,我相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angs 的頭像
cheangs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