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6

   心情不好的時候,我習慣到書局逛逛,於是離開咖啡館後,我在書局隨意翻了幾本雜誌,還在座位區快速地看完兩本小說,才決定搭公車回家,已經比平常到家的時間要晚了三個多小時左右。

   下了車,我踩著疲倦的步伐從公車站走回家,沒想到卻在家前面距離約二、三十公尺的電線桿旁,看見了熟悉的身影。

   我吸了一口氣,朝他的方向走去,看著他被路燈的映照下,拉得好長、好長的影子。

   「妳回來啦?」原本靠在圍牆邊的莫子汮站直了身子,給了我一個微笑。

   我看了他一眼,刻意迴避他的眼神,然後走過他的面前,對他的問題置之不理。

   「胡小晴。」他跨了一大步,走到我身邊,又叫了我一聲。

   「幹嘛?」我停下腳步,生氣地抬頭看著他,發現他的嘴角有一點點紅紅的,左臉的臉頰也有一個小小的傷口,讓我想起若釩說他後來和嘉予學長打了一架的事。

   剛剛的那一架,一定很痛吧……。

   「妳沒事吧?」

   「這句話好像應該我問你的才對!」我收回了我的同情,輕哼了一聲,「打架的又不是我。」

   「妳剛剛去哪裡了?我有點擔心。」

   「不需要擔心我吧。」我冷冷的,走到家門口,翻找書包內袋裡的鑰匙,卻不小心地將公車票夾掉在地上,票夾裡朝上的「幸運錢幣」正好因為路燈的燈光而微微的發亮。

   在我蹲下之前,他已經幫我撿了起來,「妳真的還收著。」

   「謝謝。」沒有理會他的問題,我直接接過他手上的票夾,然後放進書包。

   「妳這樣,我真的很擔心。」

   「你該擔心的人應該不是我。」

   他吸了一口氣,顯然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緒,「胡小晴,妳非得這樣說話嗎?」

   「不然我該怎麼說話?應該溫柔一點?還是輕聲細語?」

   「我知道我今天的行為很不應該,我是特地來道歉的。」

   「道歉?有這個必要嗎?」找出鑰匙,我將鑰匙插進大門鑰匙孔裡,然後轉身看著他,「如果你連尊重都不會,這樣的道歉有什麼意義?你知道那是……」

   我止住了話,沒有把話說完。

   那是我的初吻,而你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這樣親了我兩次。

   「我知道我不該這樣,一放學我就到這來等妳了,我想了很多,我真的錯了。」

   「然後呢?」

   「我承認我太衝動了,真的不應該為了氣林嘉予而對妳……」他急急地嘆了一口氣,也許因為急著想辯解的關係,額頭還微微滲著汗水,「我道歉,只要妳願意原諒我,請妳……」

   「我不接受。」打斷了他的話,我轉開鑰匙,但卻被他抓住了手,停止了我開鎖的動作。

   「妳聽我說。」

   「莫子汮,你們都是這樣的嗎?」

   「嗯?」

   「只要你們高興,只要你們喜歡,就可以這樣左右別人、干涉別人、限制別人的嗎?」我冷笑了一下,「原本以為你和他們不一樣的,但我發現你們就是這樣的物以類聚。」

   他放開了手,皺著眉吐了一大口氣,用非常平和的語氣,「要怎麼樣妳才願意心平氣和的跟我說話,或者才願意原諒我?」

   「莫子汮,我告訴你,其實我原不原諒你根本不重要,」我轉開大門門鎖,推開大門,然後冷冷地看著他,「因為不管我是不是原諒你,都無法改變我真的很討厭你的事實!」

   「胡小晴!」他低吼。

   「怎麼樣?」我哼了一聲,下巴揚得高高的,「是不是也氣得想像惠琪學姊那樣賞我一個耳光?」

   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閉上了眼,像在思考該說些什麼停頓了一下,「妳明知道我不可能這樣對妳,不然我也不可能在他們找妳麻煩的時候幫妳。」

   「說到這個,我倒是忘了謝謝你幫我解圍,還有我也忘了告訴你……以後不用幫我了。」我看著他,「不管我以後是不是被看不順眼,或者是不是又多管了閒事,不管我惹到誰,你都不用幫我,永遠不用!」

   「好,這妳說的,不管以後怎麼樣,我都不可能再幫妳。」

   「這樣最好,也許這樣我就不會惹到惠琪學姊他們了。」

   我輕握了拳,發現整個身體似乎因為他的話而微微顫抖著。

   鼻子酸酸的,眼睛也是,但我一點兒也不想在他面前掉下眼淚。

   只是,奇怪的是,我不是應該很生氣很生氣,或者應該因為他說的「不會再幫我」的話而覺得輕鬆的嗎?為什麼這時候的我卻覺得除了生氣之外,還有很多的類似難過的情緒呢?

   看著他高高瘦瘦的往街口走去的背影,我想我真的失去了這個朋友。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