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老爺,」在敲門聲後,老管家用他低沈的嗓音說著,「小姐的行李整理好了。」

 

    「嗯,那就好,睡了嗎?」

 

    「老爺,要為您開大燈嗎?」

 

    「不了,你先去休息吧!」

 

    「是。」老管家關上門,步履蹣跚的離開了邱志煥的書房。

 

    在微弱的昏黃燈光下,邱志煥長嘆了一口氣,將身子放鬆在舒服的椅背上,想到他的大片江山即將化成烏有,他就有滿腔的怒火。

 

    這幾天,他聯絡了幾位老客戶試著挽回劣勢,但那些以往對他唯命是從的客戶卻都不願意幫忙,對他敬而遠之。

 

    邱志煥閉上眼睛,他知道他必須想點辦法阻止這一切,讓傻爺把吞下去的東西再吐出來,否則他不但沒戲可唱,還會成為大家的笑柄。

 

    「再想什麼啊?邱董。」夜的聲音。

 

「還有我呢!」黑開了燈,露出冷酷至極的笑。

 

    「你們……」邱志煥微皺眉頭,也許是燈光瞬間全亮起的關係,花了些時間適應。

 

    「你們怎麼在這裡?」大吃一驚,邱志煥驚訝的說。

 

 

 

    夜冷笑,「你的那群飯桶保全,還能攔得住我們?我們連貴集團的辦公大樓都能當成自家後院來去自如了,何況是你這?」

 

    眉頭一皺,邱志煥看著夜臉上的寒冷,他突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彷彿那是幾年前替他殺過不少人的黑。

 

    這種錯覺,迫使他朝黑的方向看了一眼。

 

    黑為他執行任務的時候,也有這樣的表情,讓人感到莫名的寒冷與畏懼。

 

「說到這,哼,傻爺可真是老謀深算,悄悄地派了他最疼愛的心腹搶了我的王國!」邱志煥憤怒得很,彷彿全世界都欠了他似的。

 

「喂,這件事和傻爺一點關係也沒有,要不是我們堅持把你的王國當成答謝,他對於這種用齷齪手段建立的王國一點興趣也沒有喔。」夜聳聳肩,用誇張的語調說著。

 

  

 

 

 

 

 

   

   「夜,別跟他廢話。」黑咳了一聲。

 

 

    「嗯。」

 

 

 

「你們到底想幹嘛?」

 

 

 

    「你說呢?」隔著書桌,夜站得直挺挺的,迅速的舉著槍,不偏不倚地指著邱志煥的額頭,「我們只想討回該有的公道。」

 

 

 

    邱志煥的聲音一反平常,摻雜了某種程度的惶恐,「只要我一個按鈕,整棟別墅的保全就會立刻趕來,甚至是警察。」

 

 

 

    「你倒可以試試看,是保全快呢……還是我的槍!」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把手上的槍把玩了幾下。

 

 

 

    「別太過份!」

 

 

 

    「比起我父母和王家的二十七條人命,這一點也不過份!」黑也舉起槍上了膛,冷酷的對著邱志煥。

 

 

 

    看在邱志煥的眼裡,邱志煥的心也因為黑的表情,泛起了一股寒意。

 

 

 

    但他知道硬碰硬是沒有效了。

 

 

 

    「黑,夜……有話好說,何況,我也是辛辛苦苦的栽培黑,要是沒有我……」

 

 

 

    「住口!」黑低吼,「要是沒有你,我不會成為你的殺人工具,更不會成了認賊作父的蠢蛋!」

 

 

 

    「黑,你怎麼這麼說話,我也是……」

 

 

 

    「邱志煥!」夜憤怒的說,「要不是你殺了我父母,我哥哥也輪不到被你利用!我們也不會成了孤兒!」

 

 

 

    「當年的事是個誤會,我也是迫不得已……」

 

 

 

    砰!夜朝著邱志煥後方的書櫃開了一槍,書櫃上的玻璃碎了一地。

 

 

 

    夜瞇起了眼,他一方面無法相信邱志煥的無賴,另一方面又因為邱志煥的態度,喚起了他過去內心的仇恨與不甘。

 

 

 

    「這麼巨大的聲響,不只是保全,連老管家也會去報警,你們還是快離開吧!我可以不追究,真的,我們的恩怨就一筆勾消吧。」邱志煥自以為是地說著。

 

 

 

    「想得美,那些保全根本是飯桶,至於整棟別墅的電話線應該早被藍剪光了

 

 

 

,」夜哈哈笑著,眼底卻佈滿了殺氣,「況且我也不認為老管家會是紅的對手。」

 

 

 

    邱志煥瞇起了眼,看著無得商量的黑和夜,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你們想殺了我?」邱志煥瞇起了眼。

 

 

 

    「沒錯,而且比起我父母,今天我們一槍斃了你,算是你撿到的便宜。」黑咬著牙,忿忿的說。

 

 

 

    「哼,是嗎?」邱志煥陰沈的笑了幾聲,「既然橫豎都要死,那我也無話可說,但在死之前,想不想看看你父母留下來的遺物?」

 

 

 

    「哦?別想耍什麼賤招。」夜皺眉,但他和黑一樣,都想看看父母親留下來的一切。

 

 

 

    「放心,誰能從黑的槍下逃走,何況還有夜在?」邱志煥哼了聲。

 

 

 

    「快去拿!」黑催促。

 

 

 

    「嗯,別這麼急嘛。」在一陣詭異的笑之後,邱志煥走到書櫃前,蹲下。

 

 

 

    「到底有沒有?」

 

 

 

    「當然,這種有意義的東西……」蹲著的邱志煥微微側身看著黑和夜,「我通常都保存得相當妥善。」

 

 

 

    「快!」夜不耐煩的低吼。

 

 

 

邱志煥站起來,轉身對著夜和黑露出了邪惡的笑容,是一種連嘴裡的金牙都可以清楚看見的笑容,「哈哈哈!哪有什麼遺物,有的只是這把槍而已。」

 

 

 

    「你!」夜憤怒的再次舉著被黑使了個眼色。

 

 

 

「哈哈哈!到頭來,我也只剩下這把舊得可憐的槍啊……」邱志煥的笑得歇斯底里,把手中的槍胡亂地揮著。

 

 

 

     「就算瘋了,我也不可能饒掉你。」夜冷冷的說,再次舉起槍。

 

 

 

    黑皺了眉,「夜……」握住夜的手臂,微微揚起右眉。

 

 

 

   「嗯?」先是疑惑,但夜終於明白黑的意思。

 

 

 

   「哈哈!我真沒想到,真沒有想到……」邱志煥一下子哭,一下子又突然笑了出來。

 

 

 

   「邱志煥,別在那邊裝瘋賣傻。」

 

 

 

    「哈哈哈!」邱志煥停了幾秒,繼續揮舞他手中的槍,「我告訴你們,從來就只有我邱志煥主宰一切,就連死……也必須由我自己決定!」說完,邱志煥突然把槍口抵住自己的太陽穴,睜著因為激動而過大的眼睛,狠狠地瞪著黑和夜。

 

 

 

    碰!

 

 

 

    開了槍,瞪著黑和夜的邱志煥瞬間失去了他一直以來的霸氣,像座突然倒塌的大山。

 

 

 

    倒地。

 

 

 

    看著躺在血泊之中的邱志煥,「你早料到他會自我了斷?」夜問黑。

 

 

 

    「嗯……」黑點點頭,沒多做解釋,轉身離開書房。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冰寧
  • 姐姐好像重複貼了
  • 哈哈~
    真的耶~~~立刻改。
    抱歉抱歉!!
    ^^

    cheangs 於 2014/07/23 14:17 回覆

  • 訪客
  • 很開心!但但是是這之前就上傳了呀!
  • ^^ 呵呵呵呵~~
    抱歉抱歉,已改囉!!
    謝謝。

    cheangs 於 2014/07/25 10:37 回覆

  • 冰寧
  • 哇哇~~
    好好看啦~~
    期待~~
  • ^^
    要乖乖期待唷!!呵呵~~~~~~~

    cheangs 於 2014/07/25 10: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