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X!」邱志煥罵了粗話,眼看本來即將駛離的廂型車因輪胎的爆破而被迫停下。

    誰搞的鬼?是誰拆穿了他的詭計呢?

    「邱志煥!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綠舉起了槍對著邱志煥的腦袋,站在離邱志煥不到三公尺的距離。

    除了在廂型車上的手下,邱志煥其他十幾名的手下,也紛紛舉起了槍,對準王震析。

    「你們這麼做,看來真不顧王苡天的安危了?」邱志煥瞇起了老鼠眼,嘴角的肌肉微微抽動。

    「你別太過份,邱志煥!」王震析怒氣沖沖地看著邱志煥。

而聽黑的話去確定苡天身份的紅,正巧下了車,「車上的不是苡天。」

 

 

    「哈,現在才發現啊。」邱志煥哈哈地笑了,瞄了綠以及綠手中的槍一眼。

    「耍這種賤招,真有膽量。」阿霍往前站了一步,和綠一樣拿著槍。

    「哼,我邱某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

    「紅、藍,麻煩你們先保護畫及水晶,」王震析嚴肅的交代,見紅和藍迅速地走向廂型車,才揪起了眉,看著邱志煥,「真沒想到邱董這樣踐踏我的誠意。」

    儘管一向風度翩翩的王震析,此刻掛在臉上的憤怒也是顯而易見的,他心裡早抱著非得救出苡天不可的決心,因此不惜拿真品交易,甚至會冒險丟了真品,他一點也不介意。

    畫落入邱志煥的手中,他可以想辦法再拿回來,但苡天卻是他們的唯一,半點意外都不能夠發生!

    「會這麼做,也只是為了防範你和五大護法拿贗品交換罷了。」邱志煥邪惡的老鼠眼看了看四周,像是急著確定這環境對他而言會有幾分勝算似的。

    「是嗎?」王震析冷冷地牽動嘴角,這隻老狐狸啊!

    「邱志煥,你別睜眼說瞎話了,」阿霍瞪著邱志煥,對空鳴了槍,「誰不知道你打了什麼鬼主意?」

    「是啊,一方面想搶得畫,一方面又想繼續用苡天來威脅我們對吧?」綠犀利地說。

    「隨便你們怎麼認為,要對我開槍也好,要怎麼樣都可以,不過……」

    「不過什麼?」白看著邱志煥,雖然問出了問句,但心裡卻約略知道了答案。

    「不過,」邱志煥笑了笑,囂張地點點頭繼續說,「我手上還有一張黑桃A喲。」

    「少廢話了,」白也回應了笑,「我們已經知道苡天還在飯店的消息,黑和夜正趕去救她。」

    邱志煥聳聳肩,很故意地瞄了一眼手錶,「從碼頭趕去飯店,少說也要一個小時左右吧!雖然依黑開車的速度可能會快個二十分鐘,但是,就算是快個二十分鐘,卻還是有可能無法改變什麼喔。」

    「邱志煥?」王震析瞇起了眼,心想這老狐狸真的豁出去了。

    「因此,你們此刻的態度就決定了王苡天的生死。」

    「你到底要怎樣?」綠看著賊賊的邱志煥,他一點也不想再拐彎抹角。

    「不想怎麼樣,只想安全的離開這裡。」

    「否則呢?」白鎮靜的問。

    「否則在黑趕到飯店之前,我埋伏在飯店的殺手會先給我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而王苡天的身上肯定會多幾個彈孔。」

    王震析和白交換了眼神之後,看向邱志煥,「好,五分鐘後讓你離開。」

    「條件是?」像是得到了滿意的答案,邱志煥笑得更陰險了。

    「立刻打通電話,叫那群殺手離開飯店。」王震析握緊拳頭,低吼。

    「沒問題。」邱志煥伸出手示意一旁的手下拿出手機。

    按了撥通鍵後,邱志煥接過手機,自以為很誠意地按了擴音。

    「叫所有埋伏在飯店內外的殺手,全部離開,」邱志煥說著,邪邪地瞥了王震析一眼,「誰也不准傷害王苡天。」

「是。」手機傳來的聲音。

    邱志煥將手機還給手下,「這樣你們滿意了吧?」

「哼,你先上車,五分鐘之後讓你離開,」王震析清清喉嚨後,做了決定,「白,請你聯絡黑和夜,無論如何都得加快速度。」

    「好的。」

    「對了,我實在不怎麼喜歡被槍指著的感覺呢。」邱志煥邪惡地說。

    「很抱歉,但遲早有一天,黑或者是夜不只是會用槍指著你的腦袋,還有百分之百的可能,」綠帥氣地笑著,「會直接斃掉你。」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