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六輛車子停妥,很明顯地刻意擋住了五大護法開出碼頭的路口。

    「苡天呢?」見邱志煥從第二部車走出來,王震析的第一句話。

    「哈哈!王董還真猴急,我都還沒問你畫和水晶是不是真品呢!」邱志煥笑著。

    「苡天在哪裡?」王震析露出嫌惡的表情,畢竟他實在沒心情和邱志煥白費唇舌,他只關心苡天。

 

 

 

    「第三部車上。」

    「我看看。」黑往前走去,語氣是不容商議的冷酷。

    邱志煥和身旁的黑衣保鏢同時伸出了手阻止黑,「我說黑啊!既然人在我手上,主導權應該在我才對吧?」

    「邱志煥,讓我們確定一下苡天的安全。」這次開口的是白。

    「讓我確定一下畫跟水晶的真假。」邱志煥瞇起了他的老鼠眼,邪惡地盯著王震析。

    「畫和水晶絕對是真的。」王震析堅決的看著邱志煥。

    「嗯,為了表示我的誠意,」邱志煥微抬下巴,示意一旁的保鏢,「叫他們把車窗打開,讓他們看看王苡天。」

    「是。」

    「為什麼要苡天帶著頭套?」王震析遠遠地看著廂型車裡的女孩,質問邱志煥。

    「為了避免交易的失敗,也為了避免讓王苡天認出了藏匿的地點,我命令我的手下這麼做。」邱志煥一副跩跩的模樣,聳肩。

    「現在總可以拿掉頭套了。」

    「哼,這需要你教我?我偏偏就愛吊你們胃口,」邱志煥咧著嘴,再次微抬下巴,要他的手下將車窗關上,「對了,如果你們打算用贗品騙我,我絕對會殺了王苡天。」說完,得意地對著太陽穴用手做了個舉槍的動作。

    「廢話少說,快結束這場交易。」王震析低吼,他不能忍受苡天還在這老狐狸的手裡,尤其在這老狐狸還這樣不乾不脆的情況下。

    白偷偷瞄了藍一眼,給了藍一個眼神後,再看著邱志煥,「阿澄呢?」

    「阿澄?他跟這場交易有什麼關係?」

    「別以為我們不知道是他幫你綁了苡天。」黑看向載著苡天的車子,但是車窗內卻該死的被拉上了窗簾。

    難道苡天被打昏了?但是……如果苡天是昏睡了的,邱志煥又何必擔心苡天會認出什麼重要的地點,特地幫苡天戴上頭套?

    但是,要是苡天是清醒的,她不可能乖乖的受擺佈才對。

    黑瞇著眼,一樣看著該死的車窗。

    「阿澄是幫我綁了王苡天,但這並不代表他會參與這次交易。」

「嗯。」王震析皺著眉,隨意應了聲。

「苡天現在的狀況是?」黑仍盯著看不見裡頭的車窗玻璃。

「剛剛奮力抵抗,所以我餵了她一顆安眠藥。」邱志煥扯著嘴角。

「別讓我發現你在搞鬼。」

    「放心,她可是我乾兒子的女朋友,我會搞什麼鬼?現在,我可以看畫了吧

?」邱志煥拉拉領帶,大驚小怪的說,「我有這麼恐怖嗎?連夜也來幫忙啊。」

    「囉唆,去看吧!」夜不耐煩地。

    「哈!我求之不得。」邱志煥邁開了步伐,跟著王震析走向載著畫的廂型車,獨自上了車待了五、六分鐘後,才走下車,「果然是真品。」

    「現在你滿意了吧?」夜看著邱志煥。

    「很滿意,果然誠意十足,」邱志煥對著夜笑了,接著看向王震析,「很令人欣賞。」

    「現在可以放苡天了吧?」

    「嗯,不過先讓我的手下把畫載走。」

    「唔?」

    「怎麼,王董怕了?」

    「我們的確不太相信你的為人。」

    「是嗎?」邱志煥哈哈地笑了,「但是不管怎樣,王苡天在我手上,你們就必須聽我的。」

    「你到底想怎麼樣?」

    「很簡單,夜下車,我兩名手下將車子開走。」

    「你……」

    「這是主導權的問題,我大可以連畫都不要,現在立刻斃了王苡天。」邱志煥邪惡的笑著,還是哈哈的發出了聲。

    「夜,下車吧。」王震析看著夜。

    「哦?」夜看了大家一眼,見白點了點頭,夜才解開安全帶,下了車。

    「上去,」邱志煥瞇起了眼命令,看著自己的手下上了車,「讓他開走,兩分鐘之後我立刻放掉王苡天。」

    「嗯。」王震析嚥了嚥口水,瞥了黑和阿霍一眼,暗示大家小心行動。

    能不能救出苡天,就看這一刻了。

    下了車的夜,仍站在車旁,等待下一步的行動。

    而和大家一樣提高警覺、做好隨時行動準備的黑,口袋的手機卻一直不斷地震動,一連好幾通的電話。

    會是誰呢?連打了好幾通……。

    黑皺了眉,他通常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是不接電話的,但為什麼心裡似乎有一種聲音,催促著他非得接起電話不可,而且這個聲音愈來愈明顯、愈來愈清楚呢?

    彷彿是在天之靈的父母以及苡天的父母,給自己的一個暗示。

    黑走到一旁,莫名其妙地按了接聽。

    「黑。」很簡短。

    「我現在沒空理妳。」

    「我希望你相信我,為了苡天。」

    「如果真是為了苡天,妳就別煩我!我現在正要救她!」黑生氣的吼著。

    「你聽我說!」

    「我要掛了。」黑皺了眉,正準備按掉手機的同時,對方又喊了出來,「黑!苡天在原先的那間飯店!」

    「你說什麼?」再次將手機放在耳朵旁,確認。

    「相信我,苡天還在原先的飯店……」

    正當黑想問出心中疑惑的同時,邱志煥便正巧大聲的命令手下,「開走。」

    「是,主父。」駕駛座上的手下發動了引擎,坐在副駕駛座的另一名手下則舉起了手中的長槍,做足了準備工作。

    「開走!」眼尖的邱志煥看見在一旁聽電話的黑,再次大聲地命令手下。

    「是。」車子緩緩地起步之後,漸漸加快了移動的速度。

    黑看了一眼載著苡天的廂型車,突然閃過苡天戴著頭套的模樣,的確不太對勁……,「阻止他離開!」黑對著大家大喊,再對著手機說,「妳說苡天在哪?」

    「原本的飯店,六樓。」

    「確定?」

    「是的,你快去!」手機裡,楊沛焦急地喊著。

X!」結束通話的黑拔出了槍,朝車輪「碰碰」地開了兩槍,大喊道,「車上的不是苡天!紅再幫我確定一下!」

「是。」紅迅速地跑向廂型車。

    「等會兒用對講機聯絡,夜跟我走!」黑跳上王震析的座車,等夜坐上車後,匆匆地駛離碼頭。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