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楊董,雖然可能打擾了你,但我認為還是得親自到這裡向您問候一聲才行

。」邱志煥翹起二郎腿,賊賊地笑了。

    「哪裡,邱董這麼重視我,是我楊某的榮幸。」楊立國親自替邱志煥倒了一杯烏龍茶之後,也為自己倒了一杯。

    「這麼說就太見外了,對了,拍賣會上的意外,五大護法沒嚇著你吧?」

    「嚇著?」楊立國哈哈地笑了出來,高分貝的笑聲,「我可不是這種三腳貓喔!」說完,又哈哈的笑著。

 

 

 

    「也對,但無論如何,我一定要讓五大護法這幾個叛徒後悔今晚的所作所為

。」邱志煥喝一口清香的烏龍茶,趁機瞄了楊立國一眼,想看看楊立國的表情,進而從中推敲楊立國對這件事的態度與看法。

    畢竟,楊立國雖然和自己頗有交情,但這種交情卻不是那種不管發生什麼都會力挺到底的關係,更何況楊立國相當有自己的看法,他想做什麼、要不要支持誰,都有自己判斷的一套準則。

    楊立國的個性,江湖上的人都很清楚。

    「嗯,」楊立國也喝了一口,直接切入正題,「聽說邱董綁架了王家千金?」

    「是的,關於這點,」邱志煥抬頭看了剛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楊沛一眼,點了點頭表示禮貌,「楊小姐。」

    「你好。」楊沛微微笑著,坐在楊立國的身旁。

    「邱董你剛剛話還沒說完。」

    「關於這點,我想應該向楊董說個清楚才行,我確實派人綁了王苡天,這是我和王震析之間的一段恩怨,算一算也該了結了。」邱志煥咳了咳,再看了楊立國一眼。

    很好,邱志煥在心裡竊喜,因為楊立國臉上並沒有什麼不悅或不贊同的表情

,看起來沒有支持王震析的意思。

    「既然是你們的恩怨,那我就不便過問什麼,但我只是質疑是不是真有必要將你們的恩怨牽扯到一個女孩身上,我想,她是無辜的吧?」

    「哦?」邱志煥看了楊立國,「是這樣沒錯,但真要說起來,如果要說王苡天無辜的話,那麼我的女兒小彩,不就更是無辜的受害者?」

    「小彩?」楊立國拿了一旁的手帕擦了擦鼻子,疑惑地看著邱志煥。

    「是的,黑不只是我一手拉拔長大的乾兒子,而且還是我心目中的乘龍快婿啊,你知道嗎?他們曾經相愛,卻因為王苡天的介入改變了一切。」邱志煥賊賊地瞥了楊立國,再看了一眼楊沛。

    「還有這一段往事?」楊立國瞇起了眼,綠豆般的小眼睛卻透著犀利的光。

    「是的,因為王苡天的橫刀奪愛,黑不僅拋棄了小彩,還連自己父母的仇都不想報了。」

    「沒想到看起來冷酷無情的黑,竟也會為了王苡天做出這樣的事。」

    「是啊,」邱志煥苦笑,刻意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當時的我實在無法接受五大護法的背叛,畢竟我可都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啊!」

    「難為你了。」楊立國簡短的說了一句,咳了咳。

    「邱董,你說當初是王苡天橫刀奪愛,搶走了黑?」楊沛睜著大眼睛看著邱志煥,剛剛邱志煥說了一堆有的沒的話,但關於苡天和黑的部分才是真正讓她感興趣的。

    「是的,王苡天不像她的外表這麼單純,據我所知,她為了讓黑愛上她,私下做了很多小動作,從小彩身邊搶走了黑。」

    「這麼說的話,王苡天只不過是個搶人男朋友的人囉?」楊沛再次確定。

    沒想到苡天是這樣的人,真的沒想到。

    「是的,我的女兒因為黑的離開,精神方面受到了很大的打擊,」邱志煥又換上一張既心疼又無奈的臉,「現在幾乎都要靠藥物才可以入睡。」

    「這王苡天,真看不出來是這樣的女孩。」楊立國再為邱志煥倒了茶,然後也為自己倒滿。

    「知人知面,」邱志煥搖搖頭,嘆氣,「據我所知,楊小姐不也吃了王苡天的虧?」隨即又看向楊沛。

    看樣子這楊氏父女倒是信了幾分……,哈哈!突然之間,邱志煥發現自己真的很滿意自己的演技。

    「這你也知道?」

    「是的,我多少有耳聞,要是我早知道,我會先跟妳說清楚王苡天的為人。」

    「嗯,但已經來不及了。」楊沛聳聳肩。

「另外,我想我應該說明一下此行的來意。」

「說吧。」楊立國點點頭。

「在王震析拉攏了五大護法的情況下,我只好派人綁了王苡天,否則我真的沒有半點籌碼了。」

    「我明白,放心吧!」楊立國微笑,「這件事我絕不插手。」簡明扼要的說明了自己的立場。

    「有了楊董的支持,我想事情會順利很多。」

    「別客氣,我們的交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楊立國哈哈的笑了,同樣的高分貝。

    「明天晚上,我和王震析他們約好交易,」見楊立國臉上有些許的疑惑,邱志煥作了補充,「王苡天跟畫的交易。」

    「嗯。」

    「為了表示我邱某的誠意,我已經為楊董以及楊小姐安排了另一家飯店,明天早上就換間飯店吧。」邱志煥笑了笑,看了後方的保鏢一眼。

    保鏢在邱志煥的指示下,恭敬地將飯店的名片分別遞給楊立國與楊沛。

    「我明白了,」看了名片之後,楊立國點點頭,「有什麼需要協助的,再跟我說一聲吧。」

    「邱董。」楊沛看著邱志煥。

    「什麼事?」

    「你打算怎麼處置王苡天?」楊沛認真的問。   

    「這我還不清楚,」邱志煥盡可能的表現他誠懇的樣子,「全看王震析的誠意了。」

    哈!真不愧是楊立國的女兒,他只起了個頭,這楊沛就猜出了個所以然,知道他要他們父女離開飯店就是要他們避開不必要的危險。

不過,邱志煥在心裡竊笑,他怎麼可能把怎麼處置王苡天的事告訴這個小女孩?為了爭取楊立國的信任,他主動說出他一部份的計畫已經夠冒險的了,他怎麼能透露太多?

    「嗯,有可能殺掉她嗎?」楊沛瞇起了眼,心中的感覺突然變得複雜了些。

    「必要的話。」

    「還是盡量避免這樣吧!」楊立國嚴肅的看著邱志煥。

「當然,我也不願意傷害她,還是要看交易的情況決定,」邱志煥虛假的說,「時候不早了,我邱某就先告辭。」邱志煥站了起來,客套的微笑裡摻雜了隱隱約約的得意。

    「不送了。」楊立國翹著二郎腿。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