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一接到了紅和夜的好消息,大家便迅速地折回飯店,能知道苡天的下落,他們都很開心。

    尤其是黑,他恨不得立刻飛回飯店,恨不得立刻救出苡天,然後緊緊地抱著苡天,緊緊抱著……。

    他不確定這是不是一種病態,但如果可以的話他真的想從此抱住苡天,永遠不放開……。

    「走吧。」黑走下車子,和他的夥伴們往電梯移動。

    「別擔心。」綠按下電梯的上樓鍵,拍拍黑的肩膀。

    綠知道因為受過訓練,喜怒哀樂不易形於外的黑,內心還是相當擔心與心疼苡天的,也知道此刻的黑有多麼的想見到苡天,多麼想確認苡天平安無事。

    因為他也跟黑一樣,他的每一份感受其實都跟黑一樣。

 

 

 

    一樣的關心,一樣的心疼,一樣的急著想確定苡天的安全,任何、任何感受都跟黑一樣……。

    「等會兒黑和綠敲門後就衝進房裡,我和藍分別在走廊的兩側堵人。」白踏進電梯,下了指令。

    「是。」三個人異口同聲的,也跟著踏進電梯。

    當電梯發出叮咚的聲響,電梯門緩緩打開,四個人紛紛走出電梯,白和藍分別走向走廊兩側,而黑和綠則迅速的衝到紅說的房間前,敲了門。

    「沒有回應。」綠看了黑一眼。

    「唔……」黑皺了皺眉,又敲了一次,依然沒有回應。

    「我來。」綠正準備拿出口袋裡的萬能鑰匙時,聽見了房間傳來的聲響。

    「有人來開門了。」黑低沈地說,一手則做好了隨時拔槍的動作。

    「嗯。」 

    「有什麼事?先生?」門打開後兩名穿著飯店清潔服的婦人疑惑的看著綠和黑,其中一名問道。

    「我們有事找住這間房的客人。」綠很有禮貌,但仍往裡頭望了望。

    「這間房?他們已經退房了。」另一名婦人笑得連魚尾紋都明顯的跑了出來。

    「退房?」黑皺著眉。

    「沒有退房,怎麼輪得到我們出現在這裡?」婦人笑咪咪的。

「讓我進去看看。」

    「基本上是不行,不過……」婦人探出頭,看了看走廊,「我們值班經理現在應該不會到這裡來,你們進來看看吧,但是要快點。」

    走在黑後頭,綠對兩位婦人笑了笑,「謝謝。」

    黑靜靜地走進去,仔細看了房間裡的任何一角,連浴室也認真的看了,但就是沒有絲毫線索可以證明苡天曾經被綁在這裡!

    慢了一步?

    X!」

    「難道,David事先通知了誰?或者他說謊?」綠摸了一下床邊的桌子,手上沾了些許的水,彎下腰研究一番,原以為會是什麼線索,但其實只不過是清潔的婦人用濕抹布擦了桌子的關係。

    「說謊應該不至於,我相信紅和夜的能力,而且……」黑咳了幾聲,「我想紅不至於會讓David在我們到達這裡之前,讓他有任何通知別人的機會才對。」

    「嗯,」綠又看了房間四周,然後再看著其中一名婦人,「妳們見過這位客人嗎?」

    婦人搖搖頭,「沒有,我們這種清潔歐巴桑是不可能直接面對客人的。」

    黑瞥了房間的擺設一眼,想看看是否還有任何可疑的物品,但卻什麼也沒發現,最後被清潔袋吸引了注意,「他留下了什麼垃圾?」

    「幾乎沒有,只有幾瓶很普通的罐裝咖啡,在普通便利超商就買得到的那種

。」

    「咖啡?」綠看了黑一眼。

    黑也看了綠,走到椅子旁蹲了下來,仔細研究了椅子幾秒,吸了一口氣,「椅子上有新痕,除了這間房之外,還有哪間房是同時退掉的?」

    「是不是同時我不敢確定,但值班經理吩咐我們要打掃這間房跟隔壁房。」

    「隔壁?」黑站起身,匆匆地離開房間,走出房門外的同時,對著在走廊兩旁的白和藍喊道,「他們走了,去櫃臺問問!」再打開隔壁的房門,衝了進去。

    「嗯,在一樓大廳那裡會合。」白喊完,即消失在走廊。

    「什麼都沒有!」進了房的黑低吼。

    X,逃得這麼快!」綠也生氣的吼了出來。

    「去找楊沛!」說完,黑就快快地走到楊立國的房間門口,很不客氣地敲了敲門。

    此刻的黑也知道他己經快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一股似乎即將燒掉自己胸膛的怒火,已經熊熊的燃燒著。

    「什麼事?黑?」楊立國瞇起了他的綠豆眼。

    「我找楊沛!」

    「沛沛?」楊立國看著黑的臉,他很明顯感受到黑的殺氣,回頭瞥了坐在沙發上的楊沛。

    「是的。」黑不管楊立國根本沒有將門打開的意思,就直接走了進去。

    「找我什麼事?」楊沛抬頭看著黑,從容不迫的。

    「妳很清楚才對,苡天呢?」黑犀利也冷酷地看著楊沛。

    「我不是已經說過我不知道了嗎?」楊沛笑了笑,「你們記性怎麼這麼差勁

?」

    「楊沛妳別太過份,如果苡天有什麼閃失呢?」看見似乎無所謂的楊沛,綠也升起了一把火。

    「也不關我的事不是嗎?」

    黑憤怒地伸出手將楊沛拉離座位,狠狠地看著楊沛,「我會在妳父親面前殺了妳。」

    「黑!」楊立國額上的幾條皺紋瞬間緊皺在一塊兒,吼了一聲。

    「楊董,很抱歉,你的女兒這次實在過份了點。」綠看著楊立國,向前邁了一步。

    楊立國嘆了一口氣,「沛沛,真知道什麼的話就老實告訴他們吧!」

他不是妥協,也不是害怕黑和綠,只是他非常不想與五大護法為敵,更不想因為沛沛的私心,讓一個無辜的女孩受到了生命的威脅。

    倘若沛沛真的知道些什麼,他會鼓勵沛沛說出真相,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女兒本性是善良的,這次絕對是一時的意氣用事,之後如果苡天真的發生了什麼難以彌補的遺憾,依照他對沛沛的瞭解,他知道沛沛會後悔一輩子。

    他清楚自己的女兒不是個壞心腸的公主!

    「好,我就實話實說,」楊沛點點頭,目光從父親的臉上移向黑,「我和David今天回來的時候意外撞見苡天跟阿澄在房間外拉扯,後來苡天被阿澄帶進了房間

,就這樣,電梯過來第三間。」

    「妳!為什麼現在才說?」黑憤怒地盯著楊沛。

    「很抱歉,剛剛我也許機車了點,選擇隱瞞你們,不過現在說出來,心裡也好受多了,還不去英雄救美?」楊沛聳聳肩,臉上沒有笑,也沒有什麼表情。

    「走吧!綠,」黑放開抓著楊沛的手,轉向楊立國鞠了個九十度的躬,「打擾了。」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