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妳要不要喝咖啡?」阿澄看著已經走到窗邊,苡天的背影。

    「不用。」

    「或者妳特別想吃什麼、喝什麼……」

    「不用了,不過如果我說我想要自己去選呢?」轉過身半靠在窗邊,苡天看著坐在床上的阿澄,「逛超商選擇自己想吃的。」

    「妳認為我會答應妳?」

 

 

    「我不知道。」

    「如果……」阿澄將手中的藥膏往上拋,接住,往上拋,再接住。

    「嗯?」

    「如果妳擦了藥的話,我會讓妳自己去選。」

    「真的?」苡天睜大眼睛,驚訝地看著阿澄,她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

    這會是逃走的好機會吧!苡天猜想,也許能趁出去的時候逃走,就不會為叔叔還有黑他們添麻煩了。

    「真的,我不怕妳逃走,」像讀出了苡天的心思,阿澄一副不在乎的模樣,「但是妳要擦藥。」再次將藥瓶往上拋,接著。

    「好!」苡天走向床邊,坐在先前坐的椅子上,「藥給我。」

    「手伸出來。」阿澄打開藥膏的瓶蓋。

    「我自己來就好了。」冷冷的,苡天挺直了腰,攤開手掌。

    「自己擦的話,我也不會實現讓妳自己挑選的承諾。」   

    「喔。」點點頭,伸出手,她決定不再跟阿澄爭辯什麼,逃出去的每個機會都是此刻的她必須好好把握的。

    阿澄將瓶蓋放在一旁,從藥房的塑膠袋中拿出一根棉花棒,仔細地替苡天塗上藥,「很痛吧?」

    「還好。」苡天咬著下唇,其實對她而言這樣的傷雖然不嚴重但還蠻痛的,只是她很不想在阿澄面前透露出這樣的痛苦。

    因為現在的阿澄,是為邱志換做事的,在她心裡阿澄幾乎等於了邱志煥。

    所以,她必須堅強,在她的敵人面前,苡天再次提醒自己。

於是,她選擇忍耐,選擇冷漠。

    「好像不久前,才幫妳的膝蓋擦過藥。」阿澄擦好了苡天的右手腕,準備擦苡天的左手腕時說。

    「嗯。」

    的確是不久前的事情,但心情怎麼好像洗了三溫暖般地,變化如此之大?

    「那時候,我們還算是朋友。」

    「嗯。」

    「當時,為什麼妳會固執到這種程度?」

    「那為什麼你要摔壞黑的手機?」理直氣壯地看著阿澄。

    當時要不是因為阿澄摔了黑的手機,還說了那些討厭的話,她也不會這麼難過,對阿澄這麼生氣。

    但那時候的生氣和現在的生氣是全然不同的,那時候的生氣很簡單,只是單純的對阿澄摔了手機、說了不中聽的話而生氣,但現在卻因為牽扯上邱志煥而複雜了好幾千萬倍。

    「沒為什麼。」

    「才怪,不會這也是邱志煥要你這麼做的吧?」苡天皺著眉。

    「不是。」

    「還是……,你只是做好該扮演好的角色?接近我之類的?」

    「不是。」阿澄沒有多說,只是重複了剛剛簡短的回答。

    「是嗎?」苡天皺皺鼻頭。

    「我不想再做這種無謂的解釋。」蓋上藥膏瓶蓋,他並沒有忽略苡天臉上的不屑與不滿。

    苡天臉上的負面情緒,他其實一一的收在眼底,並慢慢的轉化成心裡複雜的感受。

    是心疼嗎?還是心痛?

    「那也沒關係。」苡天抿了抿嘴,不打算追問,畢竟當自己發現阿澄為邱志煥賣命的那一刻起,阿澄這個曾經像朋友的人就正式地消失在自己的圈圈裡,不再是朋友,也不再是什麼。

    「什麼時候說話這麼冷?和黑在一起久了的關係?」阿澄將藥膏放進塑膠袋

,看著苡天。

    「別說黑的壞話。」苡天瞪了阿澄一眼。

    「哼,那傢伙是何德何能,能讓妳這麼愛他?」

    「你不會懂的。」

    「是嗎?在我看來,黑只不過是個沒用傢伙,為了愛情放棄了為父母報仇的原則,枉費。」

    「什麼意思?」苡天不解地看著阿澄。

    「別以為我不知道他為了愛妳,連父母的仇都不想報了呢!」

    阿澄突如其來的話,引起了苡天的好奇,「黑從來沒有放棄過為父母報仇的信念啊。」

    「是嗎?不曾放棄嗎?真搞不懂,愛情是什麼狗屁啊!」阿澄冷冷地笑著,幾秒後他發現自己的笑有一半是在嘲笑自己的愚蠢。

    曾經看不起愛情的自己,此刻是否也一頭栽進去了呢?

    「阿澄,你誤會了什麼嗎?」苡天嚴肅的看著阿澄,她總覺得阿澄一定誤會了什麼,只是一時之間她也搞不清楚那個環節出了問題。

    「誤會?哼!」阿澄聳聳肩,「他竟然有勇氣和殺親仇人的女兒在一起,這點我實在佩服,堂堂的五大護法啊。」

    「不,黑的父母不是我的爸爸殺的,這都是邱志煥的詭計。」

    阿澄揚著眉,堆著滿臉的不相信,「真的?」

    「嗯……」阿澄皺了眉,想著某些事。

    看苡天的表情不像說謊,而且一直以來苡天也不是個擅長說謊的女孩,這件事,難道真的是他誤會了?難道邱志煥連他也一起騙了?他必須查清楚才行,等會兒就打通電話請人查查看。

    「之前,邱志煥也是這麼說,才讓我和黑差點不能在一起,」苡天吸了一口氣,再次強調,「其實我根本沒有向你說這些事的必要……」苦笑了好幾秒。

    「不然呢?」

    「因為我不想讓你誤會黑,黑是很認真、很認真的想為他的父母報仇的,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哼!」阿澄揮了揮手,「總之撇開上一代的恩怨不說,黑充其量只是個橫刀奪愛的傢伙。」

    「橫刀奪愛?」納悶,苡天歪著頭。   

    「沒錯,橫刀奪愛,」阿澄又躺在床上,兩眼發直的看著天花板,「不顧綠的感受,就這樣跟妳在一起。」

    「嗯?」苡天皺了皺眉。

    「妳不會天真到看不出來綠喜歡妳吧?」

    「綠喜歡我?」苡天愣愣的,喃喃自語地重複阿澄的話。

    「是啊,所以我說黑根本是個橫刀奪愛的傢伙,不顧自己夥伴的感受。」

    「你騙人,綠是對我很好,但那種好是好朋友與好朋友之間的好,根本不是你說的那樣……」

     阿澄坐起身,湊近苡天的臉,看著苡天,「妳確定?」

    「是的。」苡天點點頭,然後別過臉。

    「但是根據我知道的卻不是這樣,花花公子綠似乎是為了妳才戒掉了天天泡夜店的習慣喔。」

    「泡夜店本來就不好。」苡天堅持。

    「是嗎?」阿澄抓著苡天的肩,再次湊近苡天蒼白的臉,「有時候我還挺佩服他的,不過我真的很懷疑,在黑失蹤的那段期間,他難道沒有對妳做過什麼事嗎?連他心裡的感覺都不曾對妳表達過?」

    「你別挑撥我們。」苡天想站起身,卻被阿澄拉了一把,背對著阿澄跌進阿澄的懷中。

    「難道他沒有任何一次,情不自禁地抱了妳,或是吻過妳?」阿澄環住苡天,將下巴輕輕地靠著苡天。

    「放開我。」苡天用力地拉著阿澄的手,拚命的想掙脫。

    阿澄哈哈地笑了出來,放開環著苡天的手,「跟妳開玩笑的,嚇成這個樣子。」

    「不好笑的玩笑,」苡天踉蹌地坐回椅子上,深呼吸試圖平靜自己的緊張情緒,才緩緩地開口,「不准再這樣挑撥綠和我們之間的感情了。」

    阿澄要笑不笑地看著苡天,「我所謂的開玩笑,只限於剛剛的舉動,關於綠的部分我說得很認真。」

    「胡說。」

    「綠對妳的愛,可是完完全全地不輸給黑的喔。」

    沒有再說什麼,苡天站起身靜靜地走到窗邊,看著今晚沒有月亮和星星點綴的夜空,想著阿澄的話。

    綠的心,真的像阿澄說的那樣嗎?

    苡天靜靜地看著乾淨的太過單調的夜空,想著。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oco
  • 這個呀澄有點小人的感覺
    不能跟苡天在一起就故意說三道四
    choco是黑和苡天的支持者!!!!
  • DEAR choco~
    ^^ 哈哈~對~對~
    黑和苡天真愛無敵呀~~~~~~~~~~
    >]/////////////////////<

    cheangs 於 2014/06/17 11:09 回覆

  • 陳米米
  • 嗚...黑快來拯救苡天啊阿
    別再讓阿澄挑撥嘞
  • ^^

    cheangs 於 2014/06/17 11: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