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各位來賓,邱董手中的畫以及嵌在上面的五色水晶,」王震析紳士的笑著,決定配合邱志煥演場戲,「都是真品。」

    「喔?」幾秒後,全場一陣歡呼,如雷貫耳的。

    「王董,不妨再進一步的說明,」邱志煥先看著王震析,再瞟了台下的鄭心巧,得意的笑著。

 

 

 

 

 

    「各位,我剛剛說過我身為王家人,對這幅畫是再瞭解不過了,所以這幅畫我可以保證是百分之百的真品。」王震析鞠了九十度的躬。

    同樣如雷貫耳的鼓掌與歡呼。

    台下討厭吃餅乾的男人吞了最後一塊,注意著台上的情況,當邱志煥那張長滿皺紋的臉笑得邪惡時,他早嗅出了不對勁。

    皺起眉的同時,耳邊的隱藏式耳機傳來了白細微卻清晰的聲音,「黑,藍!你們先離開,我們暫且留在這裡。」

    「收到。」黑看了一眼離自己約莫三公尺遠的白,給了白一個眼神。

    白偽裝的,是一位頭髮稍長、穿著米白色襯衫的男子,身邊的則是偽裝成白的雙胞胎弟弟的綠。

    原本個性與外表根本就迥異的兩個人,竟巧妙地偽裝成外表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兄弟!

    「去吧!」白也瞄了黑一眼,接著不動聲色地走到紅身邊。

    「這隻老狐狸還真狡猾。」盤著髮的紅皺起了眉,但絲毫未減她的美麗。

    「嗯,隨時準備行動。」白看著台上昔日效忠的邱志煥,心想這一次,邱志煥是豁出去了吧!

    舞台另一方,「阿震是怎麼回事啊?」鄭心巧雙手交握,擔心地看著台上,她知道肯定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阿霍,難道?」

    「這老狐狸……」阿霍一隻手握著拳,另一隻手偷偷按了耳邊的對講機,「白,邱志煥對苡天做了什麼嗎?」

    「有這可能,黑和藍已經去找苡天了,放心。」白嚴肅地說,他真心地希望這只是邱志煥想擾亂王震析的詭計,真心地希望苡天根本沒落在邱志煥的手中。

    見阿霍似乎結束了和白的對話,「阿霍?」鄭心巧多麼希望阿霍能給她一個令她放心的答案,但她卻看見似乎憂心忡忡的阿霍。

    「黑和藍先離開了,希望這只是邱志煥胡謅的威脅而已。」阿霍嚥了嚥口水。

    「應該……」原本還想開口的鄭心巧被台上邱志煥得意的笑聲打斷,她打從心裡湧出無限的厭惡,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徹底讓這討厭的狐狸結束他的為非作歹,結束他自以為是的邪惡。

    應該快了吧?鄭心巧倒抽了一口氣,希望苡天沒事才好。

    「哈!哈!哈!我邱某真的由衷地謝謝王董肯不計前嫌地來替我作證,」邱志煥換上了極度虛偽的笑容,「正如大家所知,我和王家可有著很深,幾輩子也解不開的恩怨呢!所以,今天是何其的榮幸!」邱志煥放下麥克風,虛假的拍起手,引著來賓也跟著拍手。

    「我該說的都說完了,」王震析清清喉嚨之後開了口,「先下台了。」不理會邱志煥要自己留在台上的意思,很率性地下了台。

    現在的他整顆心都牽掛著苡天,根本顧不了什麼風度不風度的。

    尤其是剛剛那通苡天被摑了耳光的3G通話,更讓他感到心如刀割……。

    王震析走下台,牽起了鄭心巧的手,示意阿霍先送鄭心巧回去。

    然而台上的邱志煥仍繼續說著,「對了,我邱某沒這個能力,沒能收集到最美麗的透明水晶,真是抱歉。」微微點頭,假惺惺地表示他的歉意。

    「哦?」台下交頭接耳著。

    「因為以往王氏企業所做的防盜設施可是堪稱滴水不漏呢!我邱某自知沒這個能力啊!」

    「這隻老狐狸真的夠狠。」紅哼了一聲。

    「不過現在我可以確定,王董已經將透明水晶交給他最疼愛的……呃……養女王苡天身上。」邱志煥沒忘記在大眾面前,王苡天是王震析養女的身份,他這麼說不是為了什麼,只是避免解釋的麻煩而已。

    「真的是這樣?」又是一陣討論。

    「趁王董還在現場,」邱志煥示意一旁的特助將台下王震析所站的位置加強了燈光,「我們可以向他求證啊!是不是呢?王董?」

    「邱志煥,你別欺人太盛。」王震析緊皺著眉,不再掩飾他的憤怒。

    「既然王董也不願證實,那麼只好由我做保證了,透明水晶確確實實在王苡天身上,各位對這幅畫這麼有興趣,應該找個機會跟王大小姐借來鑑賞一番吧!據我所知,跟王苡天小姐借自然比闖進王氏集團的保全要來輕鬆多了,需要的話,我邱某可以提供……」

    碰!碰!碰!

    邱志煥還沒說完,會場連續響起了三聲槍響,邱志煥頭上的三盞藝術燈,一盞一盞地化成碎片,散落……。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