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王董,鄭小姐,」先前發言的梁老闆走到王震析身邊,「好久不見。」舉著他的雞尾酒杯,然後向鄭心巧點了點頭。

    「是啊,好久不見。」王震析禮貌地笑了。

    「您好,梁老闆。」穿著剪裁寬鬆小禮服的鄭心巧勾著王震析的手,微笑。

    「乾杯,」梁老闆乾脆地喝掉雞尾酒,手指上的金戒指閃著,略有香港口音的腔調說著還算流利的國語,「我真沒想到一向和邱氏集團水火不容的王董也會出席這場拍賣會。」

 

 

 

    「這麼盛大的晚會,我沒出席未免太不給邱董面子了。」王震析仍保持他一貫的紳士微笑。

    「是啊,況且我們認為有這個必要,替各位鑑定畫與水晶的真假。」鄭心巧慧黠地微笑著。

    「也對……」梁老闆哈哈的笑出了聲,原本想往前靠近王震析和鄭心巧兩人時,卻被阿霍伸手擋住,「啊?」驚訝地看了阿霍一眼,又再次哈哈地笑了出來。

    「阿霍,沒關係的。」王震析拍拍阿霍的肩。

    「是。」退回原來的位置,阿霍仍盯著梁老闆。

    「這名保鏢可真是盡責。」梁老闆瞥了阿霍一眼,看起來不但沒有因為阿霍的舉動而生氣,反而極度讚賞阿霍的態度與反應。

    「梁老闆,阿霍可不是保鏢而已,他是我們的家人。」鄭心巧和阿霍對望了一眼。

    「哈哈!真令人羨慕,」又瞥了阿霍一眼,「對了,言歸正傳,我有個問題想請教王董您。」

    「嗯?」

    「這幅畫……是貨真價實的吧?」梁老闆壓低了音量,神秘的開了口。

    「這個問題……」

    「王董,你別叉開話題,這道上誰不清楚你對這幅畫有多麼瞭解,在競標之前,我必須有個底,總不能被當成冤大頭吧。」

    「梁老闆,畫的真假等競標開始,我自然會告訴所有出席者,這你放心。」

    「哦?這麼聽起來,倒有種事有蹊蹺的感覺。」梁老闆瞇著眼。

    「梁老闆,再過幾分鐘你就知道答案了不是嗎?」帶著微笑,鄭心巧替王震析做了回答。

    「哈,好吧!我期待,」梁老闆將手中的空杯遞給場上的服務生,「我過去那邊聊聊。」

    「嗯。」王震析看著梁老闆轉身離開,勾著鄭心巧的手走到擺放了小西點的長桌前,拿了其中一塊給了鄭心巧之後,再為自己拿了一塊。   

    「搞不好連苡天都認不出是你。」連瞧都沒瞧一眼身邊的男子,鄭心巧盯著手中的小蛋糕,悄悄說著話。

    「有這可能。」男子吃了一塊餅乾。

    他沒有吃餅乾的習慣,還甚至到了極度討厭的地步,但此刻對他而言,這算是成功偽裝的一部分,所以……他必須強迫自己勉強吞下幾塊。

    因為他相信邱志煥很清楚自己所培育出來的乾兒子,是多麼厭惡這種甜到讓人生氣的餅乾。

    「見機行事。」王震析也小聲地開了口。

    「嗯。」

    「我們等著看好戲。」向服務生拿了一杯酒,看起來像「路過」王震析身旁,一位年輕,但頭髮卻雜了不少白髮的男人說了一句話。

    「是啊,大家都期待的好戲。」鄭心巧又咬了一口。

    然後場上每個人的注意力,包括王震析、鄭心巧,以及偽裝成各個獨立角色的五大護法,都被台上主持人「競標即將開始」的宣布吸引了過去。

    哼!整場拍賣會的最高潮,總算來臨了。

    男人再塞進了一塊令他作噁的餅乾,意外發現台上的邱志煥正巧往自己的方向看著呢。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噶
  • 喔喔喔!
    大家都來大變身了嗎?
    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dear 噶~~
    ~^^~ 哈哈!!變身的帥氣的黑~~

    cheangs 於 2014/05/17 12: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