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苡天,謝謝妳願意聽我說話。」楊沛坐在門口的階梯上。

    「別這麼說,在陌生的台灣沒有可以說話的朋友,那種感覺一定很糟。」苡天虛弱地笑了笑,發現心臟跳得很快。

    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為什麼緊張得異常,更不知道在擔心些什麼。

    也許擔心,沛沛會說出怎樣驚天動地的事,也許也害怕自己的心臟無法承受沛沛即將說出的一切。

    「謝謝,今天的我真的太開心了。」楊沛拉著苡天的手,開心的說著。

    「是嗎?」

    「嗯,」楊沛點點頭,很滿足的模樣,「真的很高興可以找到黑。」

    找到黑?聽了沛沛說的話,苡天的心像被針扎了好幾下。

    好痛。

見苡天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楊沛歪著頭,「怎麼了?」

「沒有,」苦笑,「繼續說吧!」

    「我真的太笨了點,第一次來徵信社的時候竟然沒有發現黑就是黑,」看苡天臉上爬著淺淺的疑惑,楊沛又補充了,「啊,我的意思是竟然沒認出黑。」

    「嗯。」笑了笑,「沒想到沛沛和黑認識。

 

 

 

 

    「要不是妳說黑曾在國外做過復健,我實在不敢確定那是不是黑。」楊沛臉上盡是一種「幸好」,還有十分感激的神情。

    「是嗎?」

    「第一次遇見黑的時候,他的頭髮比現在長很多,臉也消瘦一點,臉上的神情更是不一樣,」楊沛的表情像懷念著過去,「也許因為這樣,才沒認出黑。」

    看著沛沛的臉,苡天吸了一口氣,發現自己幾乎快被悲傷吞噬掉。

    「妳怎麼會在國外遇到黑?我以為妳和妳爸爸都在東南亞……」

    「是沒錯啊!但是那陣子我吵著爸爸讓我出國一陣子,暫停了學校的課業,體驗人生也是一堂重要的課啊!那時候我可是自己打工喔!」

    苡天微微地點了頭,「是喔!」看著楊沛臉上隱藏不住的興奮。

    原來沛沛是在黑復健的那段期間認識黑的,但是為什麼黑看起來並不認識沛沛呢?

    而沛沛對黑的感覺,卻似乎……

    苡天的思緒陷入一片混亂,還未理出個所以然,楊沛就先開了口。

    「那時候我在醫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店打工,黑每天都到店裡來喝咖啡喔!」楊沛認真地說,眼神裡漾著一種光芒。

    「然後呢?」

    「每次到店裡,黑都會點一杯名叫『happiness』的特調,他總是靜靜地喝,喝完就離開了,當然……」楊沛苦笑,「那時候的他是拄著柺杖的。」

    「那時候的黑……」苡天嚥了嚥口水。

    是拄著柺杖的……

    那麼當時受了傷的黑,一個人身處異鄉,會不會害怕?

    總是自信的臉上,是不是因為身上的傷而變得黯淡呢?

    鼻子酸酸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她知道這就是黑選擇隱瞞自己的原因,她也知道黑是捨不得自己難過,而且,她更相信當時黑想念自己的心,一定從沒輸給自己過。  

    「怎麼了?」發現苡天失了神,楊沛伸出了手在苡天面前揮了揮,「苡天!」

    「沒事,沒想到沛沛是在那時候認識黑的。」擠出了微笑。

    「當時黑真的好努力的做復健喔。」

    「妳怎麼……會知道呢?」

    「醫院復健科的護士在店裡聊起的。」

    「嗯。」

    「這點,我真的好佩服他,也好想告訴他我對他的佩服,但是他就像根木頭,除了點餐之外,從不多說一句話,直到……」

    「直到什麼?」

    「直到有一次店裡來了三、四名暴徒,是真正的暴徒喔!電影裡的那種。」

    「嗯。」苡天點點頭,卻皺起了眉。

    「其中一名還用槍指著我的頭,當時的我嚇死了。」

    「結果,是黑救了妳吧?」笑了,苡天很清楚黑的能耐。

    點點頭,酒窩漾在楊沛的笑容裡,「好神勇喔!」楊沛做了手勢,「黑就這樣拿了一根吸管射了過來,那名暴徒的脖子就噴出血來了,當場倒在地上耶。」

    「黑很厲害,他一定順便解決了其他的壞人吧?」

    「對啊!苡天也知道喔?」楊沛睜大了眼睛,很驚訝的樣子。

    「嗯,黑的厲害是大家都知道的。」

說完,苡天發現自己笑了,因為黑的厲害。

    「然後,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苡天搖搖頭。

    「後來,可能是嚇壞了的關係吧!我竟然……」楊沛笑著。

    「嗯?」苡天看著楊沛,意外地發現楊沛的酒窩旁有著淡淡的紅暈。

    「我竟然情不自禁地抱住了黑,然後無意識地吻了黑。」

    苡天吸了好大的一口氣,再緩緩地吐了出來,本想開口說些什麼,但腦子卻一片空白,所以什麼也沒說。

    「雖然他推開了我,但那一刻的我終於確定了一種感覺,」楊沛瞇起了眼,「我喜歡黑。」

    「妳喜歡黑……」苡天一個字一個字地重複,閉上眼試著讓過快的心跳緩和下來,卻怎麼樣也沒有辦法。

    沛沛真的像珊妮說的那樣,喜歡黑啊……。

    「這次來台灣能夠遇到黑,苡天妳說這是不是一種緣分呢?」

    苡天仍閉著眼睛沒有回應,眉頭深鎖著。

    「苡天?」

    「沛沛,我不太舒服,先進去拿藥吃,失陪一下。」苡天睜開眼,站起身。

    「嗯。」

    苡天緩緩地走到門口,再吸了一大口氣,「沛沛……」

    「嗯?」楊沛天真地望著苡天的背影。

    「有好幾次都想告訴妳,我的男朋友不是阿澄……」苡天難過地壓著胸。

    「啊!對不起,我以為……」楊沛張大了嘴巴,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沒關係,」苡天轉過身,看著仍坐在階梯上的楊沛,「黑才是我的男朋友。」

    接著,苡天掉下了淚,看著逐漸變得模糊的沛沛。

    我其實不想傷害妳,但是我決定勇敢一點,為了守護自己和黑得來不易的愛情。

    黑這麼努力、這樣孤獨地忍受復健所受的苦,不就是努力地維護著這一段感情嗎?

    如果我連這句話都說不出口,那麼我是不是就太對不起黑、太對不起自己了呢?

    對不起,沛沛……。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oco
  • choco 很高興看到micat姊姊更新了
    還一下子有兩篇
    苡天呀,看着也心痛
  • 嗯嗯~~
    dear choco~~
    繼續期待唷~~ㄎㄎ!!
    看到choco的回應留言也開心!!

    cheangs 於 2014/05/08 22:40 回覆

  • Roxanne
  • 很好看啊!Micat姊請多發文吧(☆_☆)有時候要等好久 等得好辛苦+_+ Micat姊要加油喔 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 dear Roxanne~~
    ^^ ㄎㄎ~~抱歉抱歉,看到Roxanne說等得好辛苦,真的好可憐喔~~ 因為有時候比較忙,
    所以會比較晚貼文,不好意思~~

    cheangs 於 2014/05/08 22: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