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楞楞地站著好幾秒,苡天揉揉眼睛,她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什麼。

    而此刻的自己,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除了像這樣呆呆地站著!該不該跑走呢?這樣的念頭閃過苡天的腦子,但腳卻不聽使喚地定在原地。

 

 

 

 

 

 

    沛沛,為什麼會親黑呢?為什麼?而且為什麼沛沛說,「這樣總該想起來了吧」的話?

    苡天發現鼻子酸酸的,眼眶似乎也熱了起來。

    「苡天,來這裡坐。」黑走出辦公桌,走到苡天身邊,拉著苡天。

    楊沛看著苡天和黑,她突然發覺到黑原本沒有任何變化的表情,因為苡天的出現突然有了改變,似乎,變得柔和了些。

    「我突然想找你,所以就來了。」跟著黑坐在沙發椅上,苡天吸吸鼻子,緊緊握著拳。

    但握拳,不是因為生氣,而是因為忍耐……。

    忍耐著,想辦法讓情緒緩和下來;也忍耐著,別讓眼淚掉下來。

    「苡天,別想太多。」夜拍拍苡天的肩,他怎麼會看不出來苡天的難受。

    「好。」苡天笑著,她也清楚此刻的笑一定苦澀得難看。

    「苡天!妳怎麼會來?妳不是說有課嗎?」楊沛坐在苡天身邊,拉了苡天的手。

    「是啊!我蹺了課。」看著楊沛天真的臉,苡天發現自己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嚥了嚥口水,「突然想找黑。」

    珊妮說的話,以及珊妮胸有成竹的表情,再次浮現在苡天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地。

  

   苡天遇到情敵了。 

 

    也許珊妮說得對,沛沛是喜歡黑的吧!

    「楊大小姐,我看妳還是先回去好了,妳可真是害人不淺啊!」綠站起身,走到大門口拉開大門。

    「是啊!先回去好了。」白點點頭。

    「嗯,我可是說話算話的,我剛剛已經答應你們了,只要黑喝掉咖啡,我就離開,」楊沛笑著,「但是我想跟苡天說一些話,一下下就好。」

    「嗯?」苡天虛弱地問。

    「苡天跟我到外面去一下,這些心情我想和妳分享。」楊沛漾著笑,很幸福的那種笑。

    「可是……」苡天頓了頓,她不確定自己到底有沒有心情聽楊沛說些什麼,但看著楊沛臉上開心的笑,她突然又不忍心澆她冷水。

    「可是什麼?」

    「可是苡天不想聽妳說話。」黑替苡天做了回答,現在的他只想緊緊地抱著苡天,跟她解釋剛剛的一切。

    更由衷地希望苡天別因為這樣不理他,或生氣什麼的。

    「苡天,拜託啦!」楊沛雙手合十,瞇起了眼懇求。

    「我,我現在沒有心情……」

    「苡天,走啦!」楊沛抓著苡天的手,站了起來。

    「苡天沒這個心情。」黑伸出手霸道地抓住了苡天,不容商議的冷峻。

    「可是我真的好想跟妳說,我在台灣只有妳一個朋友,只能跟妳說。」楊沛嘟起了嘴,表情黯淡了下來。

    「黑,沒關係,我陪沛沛到門口聊一下好了,」苡天抽掉自己被黑握住的手,對楊沛笑了笑,接著站起身,「走吧!」

    「苡天,不要勉強。」看不下去的綠開了口。

    「不會的,只要一下下,對吧?沛沛。」

    「苡天!」黑也站了起來。

    「沒關係的。」笑著,但苡天卻發現自己的心流了淚。

p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苡天最好了。」沒察覺什麼不對勁的楊沛,勾著苡天的手。

    「走吧!」沒有收起笑容,苡天卻發現自己的笑有愈來愈僵硬的趨勢,也許因為淚快掉下來的緣故。 

    叔叔從小就告訴自己要堅強,所以她幾乎從不在大家面前流眼淚。

但此刻的自己該怎麼做呢?她知道自己不是在賭氣,也不是刻意在大家面前演出堅強的戲碼,她只是不忍心看沛沛臉上的笑容變成失望的表情而已。

    所以,還是陪沛沛聊一會兒吧!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