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沛沛?妳怎麼會來?」苡天打開門,驚訝的看著沛沛,「先進來吧!」

    跟著苡天進了住處,沛沛開心地笑著,「妳有室友喔?」對坐在客廳化妝的珊妮揮了揮手。

    「是啊!珊妮是我的室友兼好朋友,珊妮,她是沛沛。」拉著沛沛坐下。

    「妳好。」珊妮看了楊沛一眼,但正在畫腮紅的動作並沒有停下。

    「妳今天沒有課喔?」

 

 

 

    「有啊!下午,」苡天替楊沛倒了杯柳橙汁,「剛剛才和珊妮弄好要交的報告呢!」皺了皺鼻子,苡天指著桌上的一疊資料。

    「好辛苦喔!我們教授也超愛叫我們寫報告的,煩死了。」楊沛誇張地聳著肩。

    「是喔……」笑了笑。

    「嗯,所以這次我才跟著爸爸到台灣來,順便到你們學校圖書館找點資料啊

!我聽說你們學校很多相關的文獻收藏。」

    「原來如此,對了,妳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警衛伯伯這麼輕易就讓妳進來喔?」苡天懷疑的看著楊沛。

    畢竟每個月的管理費用也不是交假的,況且警衛伯伯通常相當盡責,沒有住戶的同意是不會隨便讓訪客進入的。

    「別忘了我有個神通廣大的爸爸啊!只要他一聲令下,他厲害的保鏢David自然會替我查出來的,管理員那邊自然也不是問題。」

    「是喔。」苡天點了點頭,露出了佩服的神情。

「而且啊……」楊沛神秘地笑了,酒窩自然爬上了她漂亮的臉蛋,「其實,我是來找黑的,只是意外的看見妳的資料,沒想到他是妳的鄰居耶。」

一旁的珊妮放下了粉餅,拿起唇膏的同時瞥了興奮的楊沛一眼。

    找黑?有沒有搞錯啊?珊妮的眉間輕蹙了幾秒。

    「對啊!黑和我住同一層樓,不過,他應該一早就出門了才對。」苡天想了想昨天討論的行程,為了做好事前的準備,黑他們好像一大早就必須到徵信社去。

    「是喔……,」楊沛聳聳肩,「所以我就想說來這裡按按門鈴看看妳在不在啊。」

    「嗯。」

    「不過還是覺得可惜,黑幹嘛這麼早出門?」

    「因為有點事情。」

    「對啊!」珊妮放下唇膏,看著楊沛,「他平常都會等到苡天上課時間,送點早餐過來,然後再送苡天上學的,今天真的特別早呢!」珊妮很刻意的提高了聲調。

    楊沛睜大了眼睛,像發現了新大陸的驚訝,「真的嗎?真沒想到耶!」然後又自言自語的說了些什麼。

    「沒想到什麼?」因為納悶,所以苡天歪著頭問。

    「沒想到黑是這麼好心的人啊!我真是看錯他了,」楊沛嘟起了嘴,手指摩娑著下巴喃喃地說著,「好有趣喔。」

    「他和苡天是『感情好』,並不是可以讓妳發好人卡的那種。」珊妮說到「感情好」三個字的時候又特地加重了語氣。

    很刻意,但她希望這奇怪的女孩可以聽得懂。

    「總之就是讓我跌破了眼鏡。」楊沛再度聳了聳肩,似乎沒將珊妮的「強調」聽進去。

    「呵呵!」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楊沛發現了黑的優點的關係,苡天笑了笑還開心地補充,「其實黑也不是妳想像中的那麼兇啦!他也有溫柔的一面喔!」

    「是嗎?好難想像。」楊沛歪著頭,認真的思考了什麼。

    「不會的,有機會的話妳一定可以發現。」

    「啊!難怪這麼面熟,我終於想起來了,」似乎沒聽見苡天的話,楊沛又再度自言自語,「苡天,我問妳喔!」

    「嗯?」點了點頭,苡天睜大了眼睛看著表情認真得不得了的楊沛。

    「黑一直都在台灣嗎?」

    「一直都在台灣的意思是?」

    「過去的一年或半年裡,黑都待在台灣嗎?」楊沛嚴肅的拉起了苡天的手,這個問題的答案對她而言,似乎相當重要。

    「不,黑在國外做過復健的治療,前陣子才回台灣的,怎麼了?」看楊沛沒有回應,而且像又陷入了自己的思考般的,苡天又喊了一聲,手在楊沛的面前晃呀晃的,「沛沛?」

    「苡天,難怪我總覺得黑好面熟,原來……」

    「原來怎樣?」不等苡天開口,急性子的珊妮看著楊沛倒是先開了口。

    「苡天,我想去徵信社一趟。」放開了苡天的手,楊沛站起身,走到大門前,「下次再聊!」

    「喔,拜拜!」苡天望著已經關上的大門。

    「苡天,她是哪裡來的怪人啊?」珊妮一副沒好氣的樣子。

    「沛沛的爸爸原本好像要委託白他們當沛沛的保鏢,可是被白拒絕了。」

    「拒絕得好!」珊妮綁好了頭髮,一副很贊同白決定的樣子。

    苡天笑著「別這樣啦!沛沛其實……」

    「等一下!」珊妮打斷了苡天的話,瞇起了無奈的眼,「別跟我說她其實很可愛什麼的喔!」

    尷尬地笑了,苡天眨著眼,「妳猜中了。」

    「真是的,妳啊,就是這樣單純,」珊妮誇張地嘆了一口氣,「對了!」湊近苡天的臉,「她該不會……」瞇著眼,食指點在苡天的鼻頭上。

    「該不會怎樣?」

    「該不會不知道黑是妳男朋友吧?」

    「嗯,沛沛的確不知道,她甚至以為我和阿澄在一起。」苡天苦笑,因為她沒想到珊妮猜得這麼準。

    OhMy god!」珊妮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再度誇張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

    「苡天妳要小心點,搞不好她會是妳的情敵。」

    「不會吧?沛沛她總是覺得黑很兇、很兇,而且還說黑像木頭一樣,所以應該不會喜歡黑吧?」苡天嘟著嘴,思索著珊妮的話。

    「一開始,妳不也覺得黑是木頭,但現在不是和黑甜蜜得很?」珊妮抿起了嘴,她覺得有好好提醒苡天的必要。

    「是嗎?」

    「雖然這真的很難說,但我覺得她一定對黑有某種程度的好感,不然,她來找黑幹嘛?而且妳沒瞧見她那副興高采烈的模樣嗎?」

    「是嗎?」苡天又疑惑地重複了同樣的問句。

    「是的。」珊妮堅定的點點頭,眼睛裡閃著莫名的自信。

    「要是我的話,我會蹺掉今天的課,然後趕快跟到徵信社去。」

    「真的需要這樣嗎?」苡天看著珊妮,然後瞥了一眼關著的大門,似乎陷入了混亂的思緒當中。

    會嗎?沛沛真的會像珊妮說的那樣,喜歡上黑了嗎?

    她以為老是說黑很兇,並且說黑是一根木頭的沛沛,應該不至於喜歡黑的,但是就像珊妮說的一樣,當初的自己也覺得黑是一根木頭,甚至……,在剛認識黑的時候,也覺得黑很兇啊!

    現在,不也是愛黑愛得一塌糊塗嗎?

    苡天皺著眉,她希望自己別想太多,但她的思緒卻囂張地到處亂飄,怎麼樣也停不了……。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