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7-5

    「我聽說市區那裡也有一家類似的簡餐店,餐點都蠻好吃的,而且阿威上次去過,他說義大利麵還有石鍋拌飯都很棒。」  

    「是喔……」走出簡餐店門口,我們走到停放機車的地方,我接過他遞給我的安全帽,扣上。

    「改天一起去吃?」

    我笑了笑,「好啊!」

 

 

 

    「等一下!剛剛怎麼都沒發現……」

    「啊?」覺得莫名其妙的我,看著他突然好專注看著我的樣子,「怎麼了?」

    「這個。」他伸出手,用他修長的手指輕輕地碰了一下我的臉,「有個東西黏在妳臉上了。」

    「太丟臉了。」我靠近機車,趕緊看了看後視鏡,確定沒任何異物在臉上之後,才又鬆了一口氣。

    「這也沒什麼好丟臉的,幹嘛臉紅成這樣?」

    我碰了碰自己的臉,覺得兩頰似乎又微微地發熱,我難為情地別過臉,卻正巧看見在我們不遠處,正巧和朋友一起朝著我們走來的古思怡。

    我的老天爺啊!這會不會太巧了點?為什麼會在這裡讓我正巧碰到古思怡呀?剛剛的那頓飯,因為講到了古思怡,也許是因為自己心態的緣故,總覺得和方曜慎談話的時候,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不自然,後來總算在酒足飯飽之際又恢復了從前的熱絡與熟悉感,卻怎麼又在這個時候讓我們遇見這個討厭鬼呢?

    我嘆了一口氣,正猶豫是不是要主動跟方曜慎說古思怡在那裡的時候,立刻就聽到了古思怡用她甜美到不行的聲音,喊了方曜慎的名字。

    「好巧喔!你也來吃飯啊?」古思怡終於來到了我們的面前,在她露出洋娃娃般漂亮的笑容時,我發現她同時瞥了我一眼。

    「是啊!和孜螢剛剛吃完。」方曜慎溫柔地笑著說,「妳們呢?」

    「我們也剛吃飽,才想說要請你幫忙。」

    「哦?什麼忙?」

    「我的筆電昨天拿回來了,只是很多東西需要重灌,所以想麻煩你幫忙……」古思怡往前站了一步,拉了拉方曜慎的手,「所以想問你有沒有空,而且今天我有一些報告的資料要打,自己的筆電用起來也比較順手。」

    方曜慎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看向古思怡,「今天?」

    「嗯,而且思怡說,你上學期也修過藝術人文的通識課,所以想請教你報告的一些細節,」古思怡的同學幫腔,「這樣我們就可以有效率的完成報告了。」

    我看著眼前的兩個人,雖然覺得這些理由實在有點牽強,但礙於方曜慎對於古思怡的情感,我選擇沉默地站在一旁,什麼也不說。

    畢竟,這是屬於他們之間的事情,我介入太多,似乎有點奇怪,怎麼想、怎麼看,此刻的我好像都沒有說話的餘地。

    於是我只好靜靜地站在一旁,看著他們,暗自希望他們能夠快快達成協議,讓我離開這讓我覺得尷尬的情境。

    「可以嗎?」古思怡放在方曜慎手臂上的手沒有離開,稍微搖晃了一下。

    「不然晚點,我先送孜螢回去。」

    古思怡瞥了我一眼,也許是我多心,但那樣的眼神裡卻藏有奇怪的意味,讓本來看著他的我迴避了她的眼神,「不能直接跟我們回去嗎?」

    直接跟妳們回去……所以意思是我必須自己想辦法回去嗎?

    原本不想與她眼神交會的我抬起頭看著她,想為覺得有點委屈的心情發聲,但在我開口前,方曜慎開了口,讓我將話吞了回去。

    「我先送孜螢回去,到妳住處的時候再撥電話給妳,好嗎?」

    方曜慎的話一字一句地傳進了我的耳裡,而且奇妙的是竟讓我有種放心的感覺,當然心裡也有一絲絲可以察覺到的開心,開心他沒有因為眼前這個討人厭的女孩放我鴿子,只是雖然這種開心的感覺占了此時我的情緒的一大部分,但是總覺得心裡……好像還是有一點點、一點點的……酸酸的感覺。

    而這樣酸酸的感覺,似乎是因為他想都不想的,就答應了古思怡的請求。

    雖然我知道,如果今天是我王孜螢拜託他的,他應該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我

,只是現在的我卻無法克制心中這種酸酸的感覺,只得讓它從一點點、一點點,逐漸變得多一點、多一點。

    「阿慎……可是我們的事情真的很急迫。」這次開口的,是古思怡的朋友,顯然不放棄任何機會。

    「我會盡快,」方曜慎抿抿嘴,「是我約孜螢出來的,把她丟在這裡說不過去吧!」

    我抬頭看了一下表情好認真又有一點嚴肅的方曜慎,突然覺得此刻的他好像比平常好看一百倍。

    也許也看出了方曜慎的堅持,古思怡她們沒有繼續遊說,於是和方曜慎大概約了時間,就離開了我的視線。

    「走吧!」他戴好安全帽,用手在我眼前揮了揮,「孜螢?」

    「啊?」回過神來。

    「我們走吧!」

    「好。」我跨上機車,像來的時候一樣,將手輕輕地扶在他的腰間。

    「孜螢……」

    「怎麼了?」

    「剛剛思怡她比較急了一點,她有時候急起來就會容易說錯話,所以才會說出那種聽起來好像有點自私的話,她是無心的,千萬別跟她生氣,也別放在心上。」

    「喔。」

    聽了方曜慎為古思怡辯解的話,我深深地吸了一大口氣,看著路旁逐漸往後的景物,竟發現自己的眼眶好像有一點熱熱的感覺,然後不小心地掉下了眼淚

……。

    我根本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對,也不懂現在的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哭

,只知道好像有那麼一點點是因為方曜慎為古思怡的辯解而覺得不開心,只知道好像有那麼一點點是因為方曜慎對古思怡所有行為的包容,只知道好像有那麼一點點是因為方曜慎對於古思怡的那種好,是王孜螢永遠得不到的關係……。

    很多很多的「一點點」,最後混雜而成心裡五味雜陳的感受。

    我吸吸鼻子,偷偷地擦掉自己的眼淚,然後告訴自己不管怎樣都一定要忍住這樣的衝動,想哭、想流淚大可以躲回家裡,但是就是不可以在這個時候掉下眼淚。

    想著,我抽離了原本放在方曜慎腰際的手,改抓住機車坐墊後方的鐵架。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