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8

   難得回到住處的時候,客廳的燈是亮的,因為最近珈珈和阿杜外務及社團的事情都多,所以我通常是的一個回到住處的,但是今天我卻是最晚回到住處的一個。

   一打開門,沒想到珈珈和阿杜關心的不是我的感冒,竟然是語帶消遣而且面帶曖昧神情的問我新鑰匙好不好用,讓我連連翻了白眼,最後在我連連抗議聲中,他們終於問起我的感冒,不過簡單帶過一句之後,卻又問起最感興趣的問題,就是問我後來和方曜慎相處的情形。

 

 

 

   「你們真的很沒有同情心耶。」我一屁股在沙發上坐下,舒適地靠坐在軟綿綿的椅背,今天睡了很久,剛剛從方曜慎住處走回來時精神也好了一半,但是一回到溫暖的住處,坐在舒服的沙發上,好像又有一種疲倦的感覺。

   「不是沒同情心,」阿杜開始了今晚第一下、第二下、第三下的伏地挺身邊說,「是因為妳跟方曜慎在一起,我覺得這完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對啊!」坐在筆電面前的珈珈探出頭,可能暫時離開了她和男朋友的網路對話世界看著我,「有方曜慎陪妳,我也覺得挺安心的。」

   「嗯哼……」我微微挪動身體,橫躺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我原本以為,覺得和方曜慎在一起很有一種安心的感覺純粹是我自己的感受,沒想到你們也這麼覺得。」

   「我說過啦!他是極品。」

   「確實是不錯。」想了想,一向不會輕易同意珈珈這些的話的我,此刻竟然完全不想否認,也不想多說什麼,只是淡淡地回應了珈珈。

   「哇!」阿杜想必也發現了我的異樣,停下他的動作,驚訝的看著我,「今天的王孜螢很不一樣喔!今天是不是因為方曜慎的溫馨照料,整個被打動了?」

   我看了阿杜一眼,再看著淡黃色的天花板,想起今天和方曜慎相處的經過,同時想到了幾次心頭湧上的莫名情緒。

   這是被打動了嗎?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心裡確確實實的因為方曜慎的照顧,而有著滿滿的感動,也因為他處處為我著想的貼心舉動,而有著滿滿的受寵若驚。

   畢竟我從沒想過,他會因為我的不舒服,而放下喜歡了好久的女孩,自顧自的拉著我直奔醫院;畢竟我從沒想過,他會因為我的虛弱,陪了我好幾個小時;

畢竟我從沒想過,他會因為我的糊塗,特地花了不少的功夫幫我打了一串鑰匙,還去找了櫻桃小丸子的鑰匙圈,只為了讓我有鑰匙可以回住處……我的心不是鐵打的,所以對於這種種的行為,怎麼可能沒有一點點的感動?

   而且,除了感動之外,心裡確實還有一些我說不上來的感受,但是這些感受又究竟是什麼,連我自己也不怎麼清楚。

   難道這些,是不是就是阿杜說的「被打動了嗎」的答案?

   不過,就算真的是被打動了,但這恐怕也只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因為方曜慎本來就是個體貼的男孩,而對我做出的種種舉動,其實也只不過是出自於對一個好朋友的「好」,其他的就都沒有了。

   況且現在的我根本也搞不懂,今天始終不斷地盤據在心頭的情緒,究竟是為什麼……。

   「不會真的被我說中了吧?」

   我轉了身,拿了抱枕放在頭上,側躺的看著阿杜,「沒有啦!」 

   「是嗎?」珈珈總是不會讓我輕易過關。

   「對啊。」

   「孜螢,妳知道妳今天可出名了嗎?」

   「什麼出名?」

   「妳猜我怎麼知道今天下午是方曜慎陪妳去看醫生,還有方曜慎陪著妳的事情嗎?」

   嘟了嘟嘴,我想了一下,「因為方曜慎接了妳的電話,跟妳拿鑰匙的時候,妳告訴他的。」

   「這算是細節,」珈珈蓋上筆電,揚起了眉得意的笑,「事實上啊!我還在廣播社主持的時候,就已經耳聞這件事了。」

   「什麼?」

   我猛然坐起身,驚訝地看著珈珈,「什麼?」

   「廣播社的學妹也是看完比賽才過來的,她一來就超興奮的,說什麼阿慎學長今天比賽時表現得超級好不打緊,連比賽結束的時候,還不忘演出英雄救美什麼的,超級man的。」珈珈笑了笑,「然後她告訴我,阿慎學長救的那個『美』就是妳。」

   「……」

   「我說孜螢,妳真的出名了妳。」

   「不會吧?」我驚訝的,想起阿威說我太小看阿慎的吸引力的話,還想起周遭女同學投射過來的敵意眼光。

   「怎麼不會?」珈珈皺皺鼻,「我聽學妹說,至少當時站在她身邊看球賽的同學,幾乎都紛紛在討論阿慎學長與妳的關係究竟是什麼。」

   「……」看著珈珈,我還是無言。

   「幹嘛這麼悲情的臉啊!被這種美麗的誤會包圍,我覺得還蠻浪漫的耶!而且方曜慎又這麼極品。」

   「我不喜歡這種感覺,被不認識的人關注,然後被猜測或討論什麼的。」

   「這沒辦法啊!誰叫對方是這麼引人注目的方曜慎。」

   「……」一樣無言,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對了,我還聽說了一個大八卦。」珈珈露出一副掌握了天大秘密的私家偵探一樣得意的表情,連阿杜也被吸引,再次停下他伏地挺身的動作。

   「什麼八卦?」

   「就是古思怡啊!她也和她的朋友竊竊私語的討論著你們的關係,因為學妹正巧站在她們的後面所以聽到的,不過卻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沒能看到她們的表情就是了,」珈珈停頓了幾秒,「剛剛我聽阿杜上次和妳聊過古思怡是戲劇社的大美女對吧!」

   我看了阿杜一眼,再看向珈珈,「是呀!」

   「妳知道古思怡是方曜慎一直喜歡的人嗎?」珈珈也許沒能看見我臉上出現她預期的表情,她驚訝地提高了音調,「妳知道了?」

   「嗯……」苦笑了一下。

   原本只是聽著我和珈珈談話的阿杜也好奇地開了口,「妳怎麼知道的?」

   「方曜慎說的,昨天吃宵夜的時候,不曉得聊到什麼,他告訴我的。」我聳聳肩。

   「是喔……」珈珈臉上洩了氣的表情,像掌握了錯誤方向的私家偵探。

   「而且,今天在方曜慎住處的時候,我還發現,原來方曜慎就是在卉卉學姊的廣播節目中,那個常常點播的深情聽眾『曜』,」我抿抿嘴,「所以呢……那個『曜』深情的對象就是古思怡。」

   「真的假的!」阿杜和珈珈異口同聲,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我。

   「是啊,我親眼看見明信片的,看見的時候,我覺得當下的感覺好奇怪,我也說不上來,也覺得自己很蠢,完全沒有將他和那個點歌的『曜』聯想在一起。」

   「哇!這麼說,我們的孜螢是遇到強大的勁敵了。」阿杜和珈珈對看了一眼。

   「什麼強大的勁敵?」

   「情敵啊!」

   「什麼嘛……」我輕哼了一聲,「我跟方曜慎又沒有怎麼樣,更何況明明知道他有喜歡的人還去喜歡他,我又不是頭殼壞掉了,這根本是自討苦吃。」

   「可是喜歡了就是喜歡了嘛……話別說得太早。」珈珈拍拍我的腳,要我讓出一個位置,她坐到沙發上來看著我,「幹嘛輕易退縮?」

   「拜託!誰說我喜歡他了?」

   「難道妳不覺得他是一個值得交往的對象嗎?」

   「他是個不錯的人啊!和他相處起來也覺得很安心、很自然,」我皺皺眉,「可是這又和交不交往無關,而且我們就只是把對方當作好朋友而已。」

   「身為旁觀者的我們看得一清二楚,」珈珈並沒有被我說服,「而且我覺得也許連方曜慎也對妳有好感而不自覺咧。」

   我疑惑地看了珈珈,「怎麼可能?」

   「我就是這樣覺得的啊,第六感。」珈珈眨了眨眼,雖然她的第六感一向很準,但這次我卻覺得錯得離譜,然而當我想扮個鬼臉的時候,卻瞥見一旁點頭如搗蒜的阿杜。

   「我和阿杜都覺得今天方曜慎來找我拿鑰匙的時候,提到妳的狀況時,臉上那種誇張的擔心實在是非同小可。」

   「他確實是很擔心我,但純粹是因為他說他把我當成他的好朋友,而且主要是因為他覺得要是沒有找我一起吃宵夜的話,我應該根本就不會感冒,所以才會這麼擔心,也才會這麼一段學妹所謂的『英雄救美』的假象。」將心裡的話一口氣說出來的同時,我發現此刻的自己好像不只是在說服珈珈和阿杜而已,好像同時也在說服自己,讓自己更加清楚方曜慎對自己的好其實沒有多餘的什麼情愫

   只是,我明明就很清楚的不是嗎?為什麼隱隱約約地,還需要靠自己來說服自己呢?

   還是在潛意識裡,有自己沒有發現的什麼嗎?

   珈珈攤了攤手,「我是覺得,也許你們兩個之間都沒有發現對彼此的好感正悄悄的轉變吧!」

   「不可能。」

   「那我問妳,如果有天突然假設妳發現自己喜歡他,妳會怎麼做?」

   因為很清楚珈珈一定會要我回答這個問題,於是我想了想,「好像不會做什麼,就默默的喜歡吧。」

   「為什麼?」珈珈提高了音量,十分吃驚地問我,「以前我說我對阿軒有好感的時候,妳不是要我勇敢去追求嗎?」

   「那不一樣,因為當時阿軒沒有喜歡的人,但是方曜慎卻有,而且說不定他們已經是那種只差一個契機就會成為男女朋友的關係。」

   「那又沒關係,愛情這種事很難說。」

   「他對古思怡這麼深情,我不想踩進去攪和什麼,最後還遍體麟傷。」

   「孜螢,幹嘛這麼沒信心?」    

   「我不是沒信心,我只是相信我看見的,妳不知道當他提到古思怡的時候,眼神裡的那種深情有多麼滿。」

   「愛情沒有絕對啦。」珈珈沒有被我說服。

   「也許吧……但是就算如此,就算我真的意外的不小心的喜歡他,我還是覺得別告訴他比較好。」

   「為什麼!」這次說話的是阿杜,他滿臉不可置信的樣子,「這樣就不是勇敢追愛的王孜螢了。」

   我苦笑了一下,沒有反駁,因為阿杜說得一點也沒錯,這樣確實就不是勇敢追愛的王孜螢了。

   從前的王孜螢,總是勇敢的告訴林韋詔我喜歡他,總是鼓勵珈珈勇敢地去面對阿軒,總是慫恿阿杜快快去追求他喜歡的中文系女孩,但是此刻的王孜螢,好像卻變得不像自己,竟然連面對珈珈拋出來的假設性的問題都給了一個完全不像王孜螢的答案,只因為對方是方曜慎……以及古思怡。

   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因為方曜慎的眼神太過深情,也或者是因為古思怡的完美帶給自己的沒自信……。何況把他們兩個擺在一起聯想,根本就像極了童話故事裡的王子公主,像王孜螢這樣的小草,怎麼想都不怎麼搭。

 

   我打了個呵欠,「有點累了,想去洗澡了,其實我覺得不用花腦筋討論這些問題啦!反正討論再多,也只是假設性的問題罷了。」

   「也許有一天這些假設性的問題就變成了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囉!」珈珈眨了一下她的右眼,表情十分曖昧。

   「如果真的變成這樣,妳的好朋友兼好室友王孜螢,恐怕又要陷入下一段失戀療傷期,又要拉著你們一起去司令台前不醉不歸囉!」

 

                    ~^^~ 要繼續期待下去唷!!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攸羽
  • 我好喜歡這章的描述
    對於情感的不確定
    說不出口的喜歡
    我都好喜歡呦!
  • ^^

    cheangs 於 2014/04/30 21:52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