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4

   在我住處的樓下停好了車,方曜慎貼心地幫我解開安全帽的扣環,妥善的把兩個人的安全帽放進車箱裡。

   「等一下,還有外套。」

   「欸,先不用,就穿上去吧!這裡的風不小。」

     我虛弱地笑了笑,「沒想到才剛還你外套,現在又借了你的另一件。」

   「還好我車箱裡還有一件,不然妳不病情加重才怪。」

   「我們先上去吧!」

 

 

 

   「嗯……等我一下,我拿個鑰匙……」我和他一起走到大門,找了一會兒背包裡平常放鑰匙的暗袋,卻怎麼樣也找不著,「奇怪……」

   「慢慢找。」他笑了笑,拉著我的手走到機車前,要我將背包放在機車座墊上慢慢找。

   「咦?」又咳了幾聲的我找了背包裡的兩個小袋子,甚至把書都拿了出來,卻依然找不到我別了櫻桃小丸子的鑰匙串,「好像不見了……」

   「還是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就沒帶出來?」

   「應該有啊!」我抓抓頭,用混沌昏沉的腦袋開始思考早上出門上鎖之後,將鑰匙放在哪裡,但不知是感冒的關係,還是怎麼了,我竟然對於自己有沒有上鎖這件事情毫無印象,「到底是在哪裡弄丟了,我明明……」

   見我不死心,又再次翻找背包時,他想了想,「會不會是在住處?」

   「但是我們樓上的門,是需要鑰匙才能上鎖的,所以應該不可能……」

   他點點頭,像是很認真地思考可能放置的地方,然後看著有點焦急的我,像在醫院那樣地拍拍我的頭,「沒關係,阿杜他們回來了嗎?或者我們可以先請他們幫忙開門。」

   嘆了一口氣,看看錶上的時間,抬頭看看樓上住處客廳的位置是否有燈光,然後忍不住突然想咳嗽的衝動,我用力地咳了咳,「他們今天社團有重要的事,客廳的燈是暗的,應該還沒回來。」

   「這樣啊……」

   「你先回去好了,我去街口那間簡餐店等他們。」

   「我怎麼可能這樣把妳丟著。」

   「可是……」

   「那,」他打斷了我的話,擔心地看著我,「如果妳不介意的話,去我住的地方好嗎?」

   「唔?」

   「去我住的地方,然後晚點再傳簡訊給他們,請他們回住處後再打給妳?」

   抬頭看著他,我不好意思地擠出無力的笑容,「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那走吧!」

   「你住的地方,離這裡很近嗎?」

   「隔個三、四條街左右」

   「嗯……」

   「怎麼了嗎?」

   「那我們先坐著休息五分鐘再過去好不好?」我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地吐出來,「我突然有點頭暈,身體好無力,想休息一下。」

   他摸摸我的額頭,喃喃自語地說沒有發燒,「可是在這裡吹風也不是辦法,坐摩托車又有點危險,這樣好了,來……」

   「啊?」我看著轉過身,突然在我面前蹲下的他。

   「我背妳走去。」

   「不要啦,這樣……」

   「來。」他拉住往後退了一步的我一把,讓我靠近他的背,然後用他的大手握住了我,將我背了起來。

   「方曜慎,你這樣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我很想掙扎,可是無力的身體卻不容許我這麼做,於是我決定放棄,輕輕地將臉靠在他的身上,「不好意思……」

   「這樣我可以順便證明,昨晚我說妳偏瘦的真實性,」他輕輕地拍拍我垂放在他胸前的手,「而且如果真的覺得不好意思,就快快好起來,然後我欠妳的十圈操場,再減個兩圈好嗎?」

   因為他的話,我不自覺地笑了,很謝謝他總是能成功地化解我心中的擔心,每當我覺得難為情或不好意思的時候,他也總是巧妙地給我一個很自然的台階,讓我的困窘煙消雲散,「嗯,今天大降價,幫你扣個五圈好了,因為太麻煩你了。」

   「扣個五圈我欣然接受,至於麻煩這件事,妳想太多,」他笑了,溫柔的那種,「好朋友之間,有什麼打擾不打擾的呢?」

   我吸吸鼻子,「所以我們是好朋友囉?」

   「我是這樣覺得的,妳不這麼認為嗎?」

   「我只是覺得很訝異,有點意外而已……」

   「為什麼?」

   「因為我們認識也沒多久啊。」

   他微偏了頭,與我的臉好靠近,這樣的距離聽見的他的聲音,好像有種不一樣的感覺,「確實是這樣沒錯,可是不瞞妳說,每次和妳相處,我就覺得很輕鬆、很自然,可能因為妳的個性,讓我可以沒有負擔的和妳說很多想說的事,好像有說不完的話題一樣。」

   「方曜慎,你說這會不會就是所謂的『一見如故』呢?」

   「是吧。」

   「那我問你,所以我們算是比普通朋友再好一點的那種朋友嗎?」

   「嗯。」

   「謝謝你,真開心聽到你這麼說……可是現在,我的眼皮好重,連說話都沒有力氣,我想休息一下……」

   他溫柔地拍拍我的手,微微地點了點頭,然後用他穩健的步伐,慢慢地往前走。

   我閉上眼睛,沒想到會從他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話,更沒想到此刻的自己的心,會因為這些話而充斥著微妙的喜悅感。

   我知道他本來就是個體貼的人,也知道他對別人本來就好,所以他對我做的貼心舉動,常常會讓我覺得是他對人的一貫態度,但現在聽他說了這些話,我才知道他對我的好,是因為我是王孜螢,是他認定的好朋友。

   但是,很奇怪,為什麼我會因為他的這些話這麼開心?他是一個體貼的男孩

,本來就是不爭的事實,我又為什麼這麼在意他對我的好,是不是一視同仁的呢?

   王孜螢,妳變得好奇怪,是感冒病毒過度放肆的關係嗎?

 

                         

                             ~^^~ 要繼續期待唷~~~~~~~~~~~~~~~~~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