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進來吧!」滿身酒味的阿澄,開了門之後便逕自坐在沙發上。

    「看來你不怎麼驚訝。」綠率先走進來,坐在阿澄的對面。

    「早料到了你們會過來,只是……」哼了一聲,阿澄因為酒精而顯得疲倦的雙眼,看了大門一眼,「我以為黑也會來。」

    「對於你這種角色他根本不屑。」紅揚著右眉,話說得很直接。

    「是嗎?」阿澄又哼了一聲,「我以為他還沒練習好怎麼和我這情敵相處呢

!」冷冷地笑著。

 

    「你想太多了,」對於阿澄故意的挑釁,白的臉上一樣淡得看不出他的情緒,「目前對他而言最重要的是陪在苡天身邊,而不是來找你算帳。」堅持說完話,白才從口袋裡拿出正響著的手機。

    「也對,是該陪陪王苡天。」阿澄聳聳肩,喝了一口冰水,似乎試圖讓自己清醒。

    「你到底是什麼來歷?」綠直接地,為了苡天,他真的不想再這樣拐彎抹角。

    「堂堂的五大護法,會找不到任何有關我的背景?笑話!」阿澄輕蔑地笑了出來。

    「廢話少說,接近苡天究竟是不是有其他的目的?」藍看著阿澄,嚴肅的表情。

    「如果我說沒有,你們會相信我嗎?哼!而且如果我說有,你們又會怎麼做呢?」阿澄哈哈的笑了,「會這樣殺了我嗎?」做了一個殺頸的動作,還「喀喀」的發出聲響。

    「別問了,他是邱志煥派來接近苡天的。」將手機放進口袋,白下了定論。

    因為電話中的黑告訴他,苡天已經發現阿澄的秘密……。

    「哦?」紅和綠、藍紛紛皺了眉。

    「消息很靈通。」阿澄仍維持著很誇張的笑,無所謂地拍著手。

    「你少在那邊耍嘴皮子!」看不慣阿澄的態度,綠抓了阿澄的領子。

    「既然身份已經拆穿,你以為我還需要在你們面前扮演愚蠢大學生的角色嗎

?」阿澄也抓了綠POLO衫的領子,瞇著眼狂妄的笑著。

    哼!這樣的狂妄笑容,才是我的笑,而不是那種愚蠢得要命的陽光笑容!

    一想到就他媽的覺得窩囊。

    這樣被拆穿,他倒是樂得輕鬆。

    「綠,放開他。」白摸摸下巴,給了綠一個眼神。

    「白!」綠皺眉。

    「綠,別衝動。」藍看了看白,也要綠放手。

    「嗯。」放手之前,綠狠狠地瞪了阿澄一眼。

    看綠放手,阿澄也鬆開了手,但疲倦的眼神裡卻仍然透露了準備好戰鬥的光芒,「我知道你們終究不會輕易的放過我,所以速戰速決也未嘗不好。」

    「你!」綠揮拳。

    「綠!」白喊住了綠,而綠的拳只差兩公分就落在阿澄的臉上,「黑不要我們動手。」

    「黑?」這些話倒是引起了紅的好奇。

    憑黑的個性,怎麼可能會特別在電話中交代白別動手?

    「嗯,我想是苡天的關係。」白簡短的說。

    「我懂了,」綠收回了拳,「算你走運。」

    「哼,我到台灣來原本就是想和黑、和鼎鼎大名的五大護法挑戰,對決也是遲早的事。」這次把冰水放在一旁,阿澄拿了酒,灌了幾口。

    腦子裡卻想著剛剛白說的「我想是苡天的關係」這句話。

    是苡天要他們別和自己動手的嗎?

    「你這傢伙!」紅罵了一句。

    從思緒中回到現實,「哼!」阿澄聳聳肩。

    「我勸你,別想再對苡天做出什麼事,否則不只是黑,就連我們其中的一個也有可能會在第一時間殺了你。」

    「我希望你明白,這不是說說而已。」白連威脅都優雅得很。

    阿澄又灌了幾口,「是嗎?」

    「總之,別再接近苡天了。」

    「還有,幫邱志換做事一點也不值得。」藍的補充。

    「這我很清楚,用不著你們提醒。」

    「那好,希望下一次見面,別牽扯上苡天,」白站了起來準備離開,似乎嗅出了什麼端倪,並且露出了很有內容的笑,「我相信你也不希望她受到傷害。」

    阿澄皺了眉,沒有說話。

    「幫邱志換做事,要付出的代價很大。」白語重心長的說,走向大門。

    在少了黑的五大護法離開之前,藍和綠好像也說了什麼,但阿澄混亂的思緒卻似乎影響了自己的聽覺,讓他什麼也沒聽進去,只是坐在沙發上喝著他的酒。

   「我想是苡天的關係」的話,始終纏繞在他幾乎快被酒精侵蝕掉的思緒裡。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