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回到房間,有點疲倦的我直接成「大」字型地躺在床上,大概地瞄了一眼貼在書桌牆上的課表,被我畫上很多粉紅色的格子顯示這學期很滿的課,讓我突然感到更疲倦了些。

 

    這學期的課終於在這週結束完所有的加退選,雖然這代表很幸運地不用再擔心哪堂課沒選到,但也代表下週起就要開始大二下學期負擔很重的課。

 

    閉上眼睛,發現此刻腦子裡卻一直出現那個叫做「曜」的男孩,為那個他喜歡的女孩所點的那首歌曲,於是拿起手機,在網路上選了那首歌,靜靜地聽著。

 

    一次,兩次,三次……。

 

    是怎樣的男孩,會這麼認真地為他喜歡的女孩點播呢?

 

    而那個讓他這麼樣地喜歡著的女孩,又是怎樣的一個女孩呢?

 

    那個男孩與那個女孩之間,是不是曾經開始過?還是純粹只是一種單戀?

 

    未來的自己,也能遇到這樣深情的男孩嗎?

 

    很多很多的問號,在歌手溫柔的嗓音以及溫暖的旋律中,讓我天馬行空地胡思亂想著,直到兩聲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

 

    「請進。」

 

    「就知道妳在聽歌。」珈珈皺皺鼻子,一副猜中得到了大獎的模樣。

 

    我坐起身,「當然囉!知我者本來就是珈珈也。」

 

    「哈!」

 

    「怎麼啦?」

 

    「我想跟妳借一下筆記,經濟學老師叫我們抄的行事曆和課程大綱。」

 

    「喔,沒問題,在這唷!」 我走到書桌前,將放在書架上的活頁筆記本晃了晃,然後放在桌上,「在書桌這抄吧!」

 

    「謝啦!有妳真好。」

 

    珈珈給了我一個淡淡的微笑,在書桌前坐下,拿起我的筆記本翻了翻,「這老師也要求太多了吧!」

 

    我抿抿嘴,「是啊!但也沒辦法,系上的兩位大老的課,不就都駭人聽聞嗎?」

 

    「哈哈!說得有道理。」珈珈苦笑了一下,順手拿了一枝筆筒裡的筆,並且打開了她的筆記本,開始抄寫。

 

    而我則躺回床上,繼續享受剛剛的音樂,直到珈珈開口,劃破了在歌聲中我們兩人的沉默。

 

    「對了,孜螢!」

 

    「啊?」我微微轉身,看著珈珈。

 

    「他,還有跟妳聯絡嗎?」

 

    「誰?」我很快地拋出問句,但其實我也很快地就知道珈珈口中的「他」,指的是我的前男友林韋詔。

 

    「這一兩個星期沒有。」

 

    「唔……」珈珈放下了筆,微微挪動椅子,將雙腿盤坐在椅子上,往我的方向看來,顯然這個話題勾起了她更多的好奇,「所以在這之前還有囉?」

 

    「嗯……」

 

    「那你們都聊些什麼啊?」

 

    「沒有特別聊什麼,」我拉了拉棉被,盯著天花板,想著上一次和林韋詔的對話,「他到我們學校參加比賽,有兩天的時間,問我有沒有空見個面這樣。」

 

    「妳拒絕啦?」

 

    「那時我人在南部,所以也沒辦法。」

 

    「如果沒有在南部的話,妳會和他見面嗎?」

 

    思索著珈珈的問題,我停頓了幾秒,很想給珈珈一個毫不猶豫的「不會」或是「會」的答案,但是偏偏,我的嘴巴卻和我的心一樣,非常一致地連個答案也沒有。

 

    「到底會不會啦?」快被好奇淹沒的珈珈,根本等不及我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耶……」

 

    「什麼叫做不知道?」珈珈語氣誇張的。

 

    「我真的不知道。」我嘆了一口氣,想起當自己在分手的好幾個月後,第一次接到林韋詔的電話時,我心裡翻騰的複雜情緒。

 

    珈珈用手拄著下巴,皺了皺眉看著我,「妳都不想跟他見面嗎?我記得他也不是第一次約妳了吧?」

 

    「嗯……」我輕輕地應了聲,但卻發現珈珈問得很輕鬆,但我卻因為她的問題而覺得有點沉重。

 

    珈珈說得沒錯,這已經不是林韋詔第一次約我了,應該說自從大二以來,就接過他蠻多次的電話,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頻繁的打給我,畢竟在這之前是音訊全無的,所以偶

爾,我會覺得那似乎像是他對我的一種補償,就好像是要補償我和他還沒分手時他對我的忽略一樣。

 

    有時候也許只是聊天,但有時候是問我有沒有空,他想找我聊聊天什麼的,但我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答應過他的邀約,所以自從大一上學期學期中分手後,我就再也沒有單獨和他見

過面了。

 

    「孜螢!」

 

    「我想,可能的話,我會盡量避免單獨跟他見面吧!」我苦笑了一下,還是給了珈珈一個答案,因為我知道,好奇心很強的珈珈在沒有得到她想知道的答案以前,是絕對不會善罷

干休的。

    「為什麼?妳還在氣他唷?」

 

    我坐起身,靠在床頭,看著眼睛睜得好大的珈珈,「現在,好像也沒什麼氣了,只是覺得既然分手了,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吧!」

 

    「妳不會覺得可惜嗎?高中三年的感情,就這樣沒了。」

 

    「覺得可惜的時期已經過了,而且再不過去也不行呀……妳忘了當時的我,就是因為覺得可惜,難過得不想放手呀……」我苦笑

著,想起林韋詔分手的那天晚上,珈珈和阿杜很有

義氣的陪著我,坐在操場的司令台前大口大口地喝著啤酒,還因此錯過了宿舍門禁的時間,最後只好寄宿在學長那,「不過,還好有你們。」

 

    「孜螢,我問妳一個假設性的問題好嗎?」

 

    我揚起了眉,沒有說話,等著珈珈的發問。

 

    「如果林韋詔這麼頻繁的找妳,其實是因為想重新追回妳呢?」

 

    「不可能。」

 

    「如果真的是這樣呢?」

 

    我堅定地搖了搖頭。

 

    「王孜螢!」

 

    嘆了氣,我終究拗不過珈珈,「他不會想要再追回我的,況且我覺得我應該不會再接受他了。」

 

    「為什麼?」珈珈的語調飆得高高的。

 

    「因為,我發現我真的無法接受用情不專的人。」

 

    「唉呀!他也許只是一時糊塗,或是一時受到誘惑呀。」

 

    「唉……這樣說好了,就算我們重新在一起,我難免會覺得哪一天會不會又有另一個誘惑,或是他會不會又有另一個『一時糊塗』。」

 

    「人非聖賢啦!我聽阿軒說……」

 

    「阿軒?」我打斷了珈珈的話,我知道阿軒和林韋詔同校同系,但我從來不知道他們會有所關聯。

 

    「是啊!阿軒雖然不算認識林韋詔,可是他在林韋詔他們班上有很多認識的朋友,所以今天正好聊起這件事情,我就想說打聽一下囉。」

 

    「嗯。」

 

    「一開始是他們班那個女生主動接近他的嘛……他真的算是……一時糊塗。」

 

    「妳沒聽過『一個巴掌拍不響』的話嗎?」

 

    珈珈嘆了一口氣,因為我的話而停頓了幾秒,也許正在思索該要怎麼反駁我,「我當然知道,我只是覺得,如果他發現妳才是他的真愛的話,然後妳的心裡也還有對他的喜歡的

話,也許可以破鏡重圓呀!」

 

    「但我覺得,所謂的真愛,絕不會被其他的誘惑所誘惑。」

 

    「別這樣鑽牛角尖嘛。」

 

    「珈珈,我知道妳是為我好,不過,就算當時的我很難過,更捨不得和他的感情,就算現在的我也不能確定自己能不能很坦然、很自然地和他見面,但是重新開始這件事情,我想

我應該辦不到。」

 

    「是喔……」

 

    「對啊!放心,我真的很好。」

 

    「那下次我約妳去聯誼,妳不可以拒絕喔!」

 

    「王珈珈,這是兩件事情吧!」我皺皺鼻子,抗議著。

 

    「哎喲!誰叫妳都拒絕參加班上的聯誼啊!公關說妳再不參加,她就要綁架妳出席。」

 

    「考慮考慮。」我揮揮手。

 

    「再考慮,妳就準備大三拉警報囉!」

 

    雖然知道珈珈是由衷關心我的好朋友兼好室友,但我還是將手中的小抱枕,毫不留情地往她的方向丟去。

 

 

                                                                                                      ~^^~ 要乖乖期待喔!!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