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X!」綠又罵了一聲,瞄了後視鏡一眼。

   這傢伙,難不成想在前面的髮夾彎超車?他瘋了嗎?綠刻意放慢了速度,想看看阿澄的反應。

   而緊咬著車屁股的阿澄,同樣跟著綠放慢了速度,仍保持相當接近的距離,但卻有種伺機而動的感覺,他一直積極的想找機會超越綠。

   在幾十秒之後,阿澄愈來愈接近綠,最後加快油門成功地在髮夾彎之前開到了綠的旁邊,在一邊是懸崖一邊是山壁的狹小道路上,阿澄像不要命般的將自己的車子以很小的距離緊貼著綠的車。

   換句話說,如果綠往左靠一些,就會將阿澄逼下懸崖!

   綠的車在高速的行駛下與山壁摩擦而冒出了火花,這是他唯一的選擇,因為如果一靠向阿澄,阿澄就有可能會跌入懸崖。

這傢伙真該死,真不要命啊!綠在心裡暗罵,先前力哥說的話又再次的提醒著綠,他非得解決這場混亂不可,但是……。

全身的神經繃得緊緊的,綠發現他連出任務都沒這麼熱血沸騰過,這一切真是糟到極點,綠緊皺著眉,專注地高速行駛著。

如果什麼都不做,那麼他鐵定能夠贏得這場比賽;但做了什麼的話,不只是阿澄,可能連他都會賠上性命……。

力哥的話又像個跑馬燈一樣出現在綠的腦海。

 

「這場穩贏的比賽,算是慶祝你回來的大禮,我找了個小弟,去巡過他的車。」

 

   看著阿澄的車子已經駕駛得不夠穩定,似乎已有了失控的跡象,就在那麼一瞬間,綠決定了他的作法……。

就這麼辦吧!綠踩了油門超越了始終沒有放慢速度、一路往前衝去的阿澄,選在阿澄想超車的髮夾彎換了檔加速,開到阿澄的車子前甩尾,接著緊急踩了煞車,以自己的車子來緩衝阿澄的速度……。

而阿澄似乎也因為綠突如其來的舉動而來不及反應,急忙踩了已經不怎麼靈敏的煞車,巨大的撞擊聲和車子所發出尖銳的煞車聲,劃過原本應該寧靜的山頭。

隨即在重重地碰撞之後,綠的車因為太大的衝擊力而撞上了一旁的山壁,阿澄的車則滑行了好一會兒,停在靠近懸崖的路旁。

只差不到一公尺的距離,阿澄的車就會掉入懸崖,引擎蓋整個變形,冒著煙……。

趴在方向盤上,確定已經沒什麼事的綠閉上眼休息了一分多鐘,才抬起頭沈沈地吐了一口氣,推開已經扭曲變形得不容易打開的車門,走出了車外,看著已經站在車子旁的阿澄,「你沒事吧?」

「沒事,小擦傷。」阿澄壓著自己的左手臂,看著綠,苦笑,「你呢?」

「還好。」綠聳聳肩。

   伸手摸了摸發疼的額頭,才發現手上沾滿了正汩汩流出的血,真糟。

   「頭上的傷……」阿澄瞄了綠的額頭。

   「這不關你的事。」綠看了阿澄一眼。

   「也許。」阿澄點點頭。

   「哼,要想玩這種危險的遊戲,就要有確認車子沒問題的本事,連這種基本的常識都沒有,根本不夠格參加比賽。」綠不屑地說。

   「是我大意了點。」阿澄無奈的說。

   「先沿著山路走下去吧,等人來支援。」綠探進車子裡拿了幾張面紙,擦掉額頭上流下來的血。

   「走吧!」

   「嗯。」

   「要不是力哥動了你的車,我們現在應該也分出勝負了。」綠也看著前方,踩著他的步伐。

   「果然是力哥……」阿澄摸摸下巴,車子出問題的時候,他第一個想到的也是力哥。

   「哼。」綠毫不掩飾他的怒意,他實在沒想到力哥會派人搞出這招,是太久沒合作還是不相信他的實力?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他可是相當痛恨。

   想到這裡,滿滿的憤怒加上額頭的疼痛,綠就火大了起來,他一向討厭這種勝之不武的事,畢竟以往的勝利都是他靠自己的能力獲得的,但他萬萬沒想到這場他最重視的比賽,力哥竟然搞了這樣的手段!

   「我還是想知道,為什麼會幫我?」阿澄走在綠的身邊,說出了他的疑惑。

   「對我而言,」綠咳了咳,「贏的光彩才是真正的勝利。」

   「撇開比賽不說,我記得你對我沒什麼好感。」阿澄攤開手聳肩,將話挑明了講。

   「要是今天出了狀況的是我,我想你一定也會這麼做吧?」綠反問,他對阿澄的確是沒什麼好感,但直覺告訴他,阿澄也會這麼做。

   「嗯……,是沒必要賠上命。」

   「再說不管你接近苡天的動機究竟是什麼,在你身份還沒曝光之前,在她眼裡你也還是她的朋友,」綠又哼了一聲,「你要是怎樣的話,她會哭的。」

   「是嗎?」阿澄幾乎自言自語。

   她真的會為我哭嗎?如果有什麼意外的話……,阿澄在心裡猜想著。

     「車子來了。」綠看見遠遠的山腳下,閃著大燈前來救援的車子漸漸的開上了山。

   而對於綠懷疑自己身份的話,阿澄並沒有辯駁,「總之,謝謝你。」

   「別傷害苡天就好。」綠淡淡的說,再多的感謝對他而言其實一點用處也沒有。

   重要的是苡天……。

                                 ~^^~ 要繼續期待唷~~

   

創作者介紹

Micat發現幸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