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hapter 2-2

 

   「妳確定不吃塊餅乾嗎?空腹喝咖啡,胃痛可別怪我。」坐在教學大樓旁邊的草地上,高高的那個男孩問我,而其他兩個男孩正如火如荼地在討論昨晚線上遊戲對戰的經過。

 

   「不了,謝謝。」我搖搖頭,看他再次將未拆封的餅乾放下,「你不吃啊?」

 

   他聳聳肩,「不吃,想說妳們女生不是都喜歡邊喝咖啡邊吃甜點什麼的才買的。」

 

   因為他的話,我噗哧地笑了出來,「哈哈!有研究喔!不過現在顯然不是可以悠閒邊喝咖啡邊吃甜點的時候吧!」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hapter 2-1

 

   兩天嚴重睡眠不足的後遺症,在星期一早上第一節課表現得相當極致。

 

   有好幾次,我用手摩擦了臉頰想提振精神,但好不容易打起了精神,才不到五分鐘,卻又開始覺得昏昏欲睡,然後無法控制地打起盹,要不是礙於開學的第二堂課,不想給教授不好的印象,不然我真的好想不管三

 

七二十一地趴下休息十分鐘,至少比此刻不斷重複的「打盹循環」要來得有效。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hapter 1-3

    放假的這兩天,其實晚上都沒有睡好,尤其是和珈珈聊過的那天晚上。

    珈珈的話,其實讓我想了很多,從「未來林韋詔重新追求我,我會不會接受」的未來式、常常打電話問我好不好的現在式、溫柔地對著我說分手是最好的結果的過去式……,這所

有關於林韋詔的種種畫面,始終不斷地浮現在我的腦海。

    分手以來,心中的痛在珈珈與阿杜的陪伴,以及隨著自己打工、猛修課的忙碌而漸漸沖淡,已經好久沒想起關於林韋詔的一切,就連偶爾接到他的來電,我似乎也沒有太多的想

法。

    只是今晚,為什麼會因為珈珈的話,讓自己自認為平靜的心,又似乎起了小小的漣漪……。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hapter 1-2

 

 

    回到房間,有點疲倦的我直接成「大」字型地躺在床上,大概地瞄了一眼貼在書桌牆上的課表,被我畫上很多粉紅色的格子顯示這學期很滿的課,讓我突然感到更疲倦了些。

 

    這學期的課終於在這週結束完所有的加退選,雖然這代表很幸運地不用再擔心哪堂課沒選到,但也代表下週起就要開始大二下學期負擔很重的課。

 

    閉上眼睛,發現此刻腦子裡卻一直出現那個叫做「曜」的男孩,為那個他喜歡的女孩所點的那首歌曲,於是拿起手機,在網路上選了那首歌,靜靜地聽著。

 

    一次,兩次,三次……。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喝一杯、喝一杯!」一群在搖滾音樂下搖擺著身體的年輕男女大聲的笑喊,拱著一位穿著牛仔熱褲的捲髮美女喝酒。

    捲髮美女倒也乾脆,一口氣就喝掉了漂亮顏色的酒,眾望所歸。

    「呼,好厲害,希望等一下的最後一場遊戲,別輪到我們。」也和阿KEN的朋友「黑箱作業」配成對的小真,小聲地對苡天說。

    「對呀!超恐怖的。」盯著捲髮美女,苡天是由衷地佩服她的酒量。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落在心底的星星】

 

Chapter 1-1

   準時收聽晚上八點零五分的地區性廣播,是大一升大二的那年暑假染上的習慣。 

  就這樣聽著聽著,莫名其妙地就聽了好幾個月,在這段期間裡,除了一次因為轉播某個現場節目以及兩次因為自己必須參加別的活動而錯過之外,每一次的節目開始前,不管是在圖書館念書也好,或是已經回到住處了也罷,總之,再怎麼樣,幾乎只要時間一到八點左右,就會像煙癮犯了一樣地,打開那個熟悉的頻道。

 

   靜靜地收聽。

 

   對我來說是一種放鬆,以及一種享受,而且從某個觀點切入來看,這無疑已經是一種制約的形成。

 

   不過關於制約這件事,一開始,當然純粹是因為節目內容的設計很不錯的關係,漸漸地則是因為主持人的聲音以及主持的風格吸引了我,但是自從我發現自己特別鍾愛星期五的點播時間時,我開始懷疑制約了自己的到底是節目的本身,還是點播時段裡的每一段故事……。

 

   身邊有不少同學,也很喜歡這個節目,聽說有的同學沒空線上收聽的時候,還會特地錄下來。

 

   我的室友珈珈,雖然也是這個節目的粉絲,但她被制約的狀況沒有我來得嚴重,而且她常常嚷著說我像被下了咒一般地誇張,但是她卻常常忘記,會開始收聽這個節目,也是她強力的推薦,始作俑者根本就是她

 

   其實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是珈珈的直屬學姊,同時也是上一屆校內廣播社的社長,和珈珈非常的要好,學姊還沒畢業的時候,就已經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聽說她從大二開始,就已經接了許多校內校外的活動,後來還參加過全國性的一個歌唱比賽,獲得不錯的名次,所以還在學校的時候,就已經擁有為數不少的粉絲。

 

   不過話題似乎扯遠了。

 

   我想說的只是,因為珈珈的推薦,加上我們都很喜歡學姊主持節目時的節奏與風格,所以我和珈珈養成了這個戒不掉的習慣,也變成一種無形的依賴,雖然在珈珈交了男朋友之後,這個制約對她的效力稍稍減弱了些,但對我而言卻依然具有非常強大的威力。

 

   打開手機,我按了收聽廣播的功能,才剛從選單裡選取早就設定好的廣播頻道,而從手機冒出某一首近日打歌打得很兇的抒情歌時,剛從外面回來的阿杜打開大門,走進客廳。

 

   「孜螢,聽廣播啊?」阿杜換上地板拖,笑著問我。

 

   「嗯啊!」我點點頭,「坐著休息一下,一起聽。」

 

   「好啊!」阿杜笑笑的,剛跑完路跑的他將帽子脫下,放在茶几上,然後用肩上的毛巾擦拭著臉上的汗水,「卉卉學姊也是我的偶像呢!今天是點播時間吧?」

 

   「賓果!」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到廚房去倒了一杯溫開水,放在阿杜的面前。

 

     除了珈珈之外,同班的阿杜也是我的室友。

 

     一年級的那年暑假,阿杜、珈珈和我決定搬出學校宿舍,於是便接手系上學長原本合租的公寓。不算小的空間,正好有三間空房,重點是租金比合理價位更便宜些,所以當身為我們的死黨的阿杜詢問我們要不要三個人合租的時候,珈珈和我便答應了他的提議。

  

   「謝謝孜螢,就知道妳最貼心了,哪像珈珈……」

 

    「我怎麼樣?」珈珈的聲音,打斷了原本要替珈珈說話的我,從大門傳了過來。

  

    「哪像珈珈也很貼心這樣。」阿杜笑笑的,露出「嘿嘿嘿」的笑聲,有種欲蓋彌彰的味道。

  

     「哼!」

  

     「來,今天帶了一些點心回來,一起吃。」

 

   「哇!好棒,阿軒怎麼沒有一起來呢?」我看了看門口,阿軒是珈珈的男朋友,偶爾會跟珈珈一起過來。

 

   「他約了朋友打撞球,我有點累,就先回來了。」

 

   「不看緊一點,小心被外面虎視眈眈的女生騙走。」

 

   珈珈瞪了阿杜一眼,聳了聳肩,「要被騙走,我也沒辦法。」

 

   「最好是這麼豁達。」

 

   扮了扮鬼臉,珈珈把買回來的炸物放在茶几上,「快來吃,我和阿軒排了好久了隊才買到。」

 

   「謝謝。」我站起身,和珈珈一起並肩坐在地上,隨手插了一個黑輪放進嘴裡,還因為胡椒粉的關係,打了兩個噴嚏。

 

   「還好吧?」

 

   我揉揉鼻子,「沒事。」

 

   「阿杜不吃啊?」珈珈左邊的臉頰塞得鼓鼓的,疑惑地看著阿牧。

 

   「剛運動回來,等一下囉!」

 

   「各位聽眾大家好,真開心又到了和大家見面的星期五晚上,我是主持人卉卉,在正式進入我們的點播時間前,節目一開始先給大家聽一首

歌……」

 

   「卉卉學姐的聲音,真的好甜喔!」珈珈笑著,「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像卉卉學姊這樣主持就好了……」

 

   「珈珈一定可以的。」我點點頭,看著珈珈瞇得彎彎的眼睛,我知道在那樣的眼神裡,有著對卉卉學姐的崇拜、喜歡,以及對自己未來的一種期許。

 

   每次和珈珈聊到這個,我不免會覺得其實不只是在珈珈的心裡,也許對學校裡崇拜學姐的粉絲來說,卉卉學姐就像是一顆閃著耀眼光芒的星星,讓人喜歡崇拜著,而這樣的存在,絕非只是單純的「偶像」而已,在某種程度上,似乎也是一種「她是我們學校畢業的學姐、與有榮焉」的感覺,也或者是「希望也能像學姊一樣這麼有成就」的想望。

 

   畢竟,書上的偉人好像總讓我們覺得虛幻,而現實生活中的名人又似乎離我們遙遠,學姊的存在就這麼樣地恰到好處的讓我們覺得真實,甚至讓人覺得任何夢想都有可能會發生,只要我們努力。

 

   短短一小時的節目,在我們邊吃東西邊聊天的歡愉中,剩下最後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最後一首點播的歌曲,是署名為『曜』的聽眾所點播的歌曲,相信若有固定收聽節目的聽眾朋友一定知道這位常常點歌的朋友,對了!非常巧的是,前幾天卉卉才從朋友那兒得知,這位聽眾目前就讀我以前就讀的大學呢!說起來就是我的學弟耶。」廣播裡卉卉學姊用微高卻不做作的音調傳達了她的驚喜,「無論如何,希望那位女生能夠被『曜』所感動……」

 

   「哇!真的很浪漫耶……」珈珈十指交叉握著,羨慕的模樣。

 

   「嗯啊!」我點點頭,將身體微靠著沙發,把稍稍發麻的腿放鬆地伸直,「可能因為節目安排的關係,不可能每集都播出他所點的歌,可是每個月至少也有一到兩次,我覺得那個叫『曜』的聽眾,真的很有心。」

 

   「真不知道那個幸運女孩知不知道。」

 

   「應該知道……」我點點頭。

 

   「怎麼說?」阿杜揚起濃濃的眉毛問我。

 

   「因為之前卉卉學姐就曾在節目上說過,我記得她說……」我快速地翻找著腦中記憶的盒子,「她說因為那個女孩很喜歡這個節目,所以『曜』才會在節目裡點播的。」

 

   「原來。」

 

   珈珈趴在茶几上,將下巴靠著手臂,像聽故事又像在想什麼一樣的神情,「既然是這樣,不知道是那個女孩另外有喜歡的人了,還是這個『曜』長得太抱歉或是怎麼樣的,怎麼這麼久都不肯接受呀!」

 

   我聳了聳肩,看著說出了我的疑惑的珈珈,「是呀!其實因為點播的告白而知道對方的心意,好像也挺有趣跟浪漫的。」

 

   「所以說女孩真的很好騙。」阿杜搖搖頭,看著我們。

 

   「總比你這個單細胞生物要來得好吧!」珈珈立刻不甘示弱地反駁了阿杜。

 

   「我只是比較理智一點。」

 

   珈珈坐直了身子,誇張地靠近阿杜,看著阿杜說,「理智咧……這種話還說得出口。」

 

   看著鬥嘴打鬧的兩位室友,我把廣播節目已經結束且正在播放廣告的手機拿起,將廣播的程式關掉,「好啦,珈珈快放過阿杜啦,不管是不是真的理性,但是可以確認的是別看阿杜在我們面前這種搞笑耍寶的樣子,他對他的中文系女朋友,可是貼心浪漫到極點唷!」

 

   「孜螢,連妳也消遣我!」阿杜假裝對著我瞪大了眼睛,一副要找我算帳的樣子。

 

   「我是實話實說。」我皺了皺鼻子,裝出無辜的樣子。

 

   「珈珈,妳看孜螢都被妳帶壞了。」

 

   「是你欠打好不好?」

 

   「算了,我還是快快遠離是非之地,洗澡去囉!」

 

   「杜孟哲!」

 

   看著眼前忙著鬥嘴的室友,我的嘴角不由得地往上揚起,因為有這樣可愛的室友,讓升上了大二還很想念家裡一切的我,生活過得開心了許多。

 

 

                                                                                                          ~^^~ 要繼續期待唷!!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落在心底的星星】

 

Chapter 1-1

   準時收聽晚上八點零五分的地區性廣播,是大一升大二的那年暑假染上的習慣。 

  就這樣聽著聽著,莫名其妙地就聽了好幾個月,在這段期間裡,除了一次因為轉播某個現場節目以及兩次因為自己必須參加別的活動而錯過之外,每一次的節目開始前,不管是在圖書館念書也好,或是已經回到住處了也罷,總之,再怎麼樣,幾乎只要時間一到八點左右,就會像煙癮犯了一樣地,打開那個熟悉的頻道。

 

   靜靜地收聽。

 

   對我來說是一種放鬆,以及一種享受,而且從某個觀點切入來看,這無疑已經是一種制約的形成。

 

   不過關於制約這件事,一開始,當然純粹是因為節目內容的設計很不錯的關係,漸漸地則是因為主持人的聲音以及主持的風格吸引了我,但是自從我發現自己特別鍾愛星期五的點播時間時,我開始懷疑制約了自己的到底是節目的本身,還是點播時段裡的每一段故事……。

 

   身邊有不少同學,也很喜歡這個節目,聽說有的同學沒空線上收聽的時候,還會特地錄下來。

 

   我的室友珈珈,雖然也是這個節目的粉絲,但她被制約的狀況沒有我來得嚴重,而且她常常嚷著說我像被下了咒一般地誇張,但是她卻常常忘記,會開始收聽這個節目,也是她強力的推薦,始作俑者根本就是她

 

   其實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是珈珈的直屬學姊,同時也是上一屆校內廣播社的社長,和珈珈非常的要好,學姊還沒畢業的時候,就已經算是學校的風雲人物,聽說她從大二開始,就已經接了許多校內校外的活動,後來還參加過全國性的一個歌唱比賽,獲得不錯的名次,所以還在學校的時候,就已經擁有為數不少的粉絲。

 

   不過話題似乎扯遠了。

 

   我想說的只是,因為珈珈的推薦,加上我們都很喜歡學姊主持節目時的節奏與風格,所以我和珈珈養成了這個戒不掉的習慣,也變成一種無形的依賴,雖然在珈珈交了男朋友之後,這個制約對她的效力稍稍減弱了些,但對我而言卻依然具有非常強大的威力。

 

   打開手機,我按了收聽廣播的功能,才剛從選單裡選取早就設定好的廣播頻道,而從手機冒出某一首近日打歌打得很兇的抒情歌時,剛從外面回來的阿杜打開大門,走進客廳。

 

   「孜螢,聽廣播啊?」阿杜換上地板拖,笑著問我。

 

   「嗯啊!」我點點頭,「坐著休息一下,一起聽。」

 

   「好啊!」阿杜笑笑的,剛跑完路跑的他將帽子脫下,放在茶几上,然後用肩上的毛巾擦拭著臉上的汗水,「卉卉學姊也是我的偶像呢!今天是點播時間吧?」

 

   「賓果!」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到廚房去倒了一杯溫開水,放在阿杜的面前。

 

     除了珈珈之外,同班的阿杜也是我的室友。

 

     一年級的那年暑假,阿杜、珈珈和我決定搬出學校宿舍,於是便接手系上學長原本合租的公寓。不算小的空間,正好有三間空房,重點是租金比合理價位更便宜些,所以當身為我們的死黨的阿杜詢問我們要不要三個人合租的時候,珈珈和我便答應了他的提議。

  

   「謝謝孜螢,就知道妳最貼心了,哪像珈珈……」

 

    「我怎麼樣?」珈珈的聲音,打斷了原本要替珈珈說話的我,從大門傳了過來。

  

    「哪像珈珈也很貼心這樣。」阿杜笑笑的,露出「嘿嘿嘿」的笑聲,有種欲蓋彌彰的味道。

  

     「哼!」

  

     「來,今天帶了一些點心回來,一起吃。」

 

   「哇!好棒,阿軒怎麼沒有一起來呢?」我看了看門口,阿軒是珈珈的男朋友,偶爾會跟珈珈一起過來。

 

   「他約了朋友打撞球,我有點累,就先回來了。」

 

   「不看緊一點,小心被外面虎視眈眈的女生騙走。」

 

   珈珈瞪了阿杜一眼,聳了聳肩,「要被騙走,我也沒辦法。」

 

   「最好是這麼豁達。」

 

   扮了扮鬼臉,珈珈把買回來的炸物放在茶几上,「快來吃,我和阿軒排了好久了隊才買到。」

 

   「謝謝。」我站起身,和珈珈一起並肩坐在地上,隨手插了一個黑輪放進嘴裡,還因為胡椒粉的關係,打了兩個噴嚏。

 

   「還好吧?」

 

   我揉揉鼻子,「沒事。」

 

   「阿杜不吃啊?」珈珈左邊的臉頰塞得鼓鼓的,疑惑地看著阿牧。

 

   「剛運動回來,等一下囉!」

 

   「各位聽眾大家好,真開心又到了和大家見面的星期五晚上,我是主持人卉卉,在正式進入我們的點播時間前,節目一開始先給大家聽一首

歌……」

 

   「卉卉學姐的聲音,真的好甜喔!」珈珈笑著,「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像卉卉學姊這樣主持就好了……」

 

   「珈珈一定可以的。」我點點頭,看著珈珈瞇得彎彎的眼睛,我知道在那樣的眼神裡,有著對卉卉學姐的崇拜、喜歡,以及對自己未來的一種期許。

 

   每次和珈珈聊到這個,我不免會覺得其實不只是在珈珈的心裡,也許對學校裡崇拜學姐的粉絲來說,卉卉學姐就像是一顆閃著耀眼光芒的星星,讓人喜歡崇拜著,而這樣的存在,絕非只是單純的「偶像」而已,在某種程度上,似乎也是一種「她是我們學校畢業的學姐、與有榮焉」的感覺,也或者是「希望也能像學姊一樣這麼有成就」的想望。

 

   畢竟,書上的偉人好像總讓我們覺得虛幻,而現實生活中的名人又似乎離我們遙遠,學姊的存在就這麼樣地恰到好處的讓我們覺得真實,甚至讓人覺得任何夢想都有可能會發生,只要我們努力。

 

   短短一小時的節目,在我們邊吃東西邊聊天的歡愉中,剩下最後不到十分鐘的時間。

 

   「最後一首點播的歌曲,是署名為『曜』的聽眾所點播的歌曲,相信若有固定收聽節目的聽眾朋友一定知道這位常常點歌的朋友,對了!非常巧的是,前幾天卉卉才從朋友那兒得知,這位聽眾目前就讀我以前就讀的大學呢!說起來就是我的學弟耶。」廣播裡卉卉學姊用微高卻不做作的音調傳達了她的驚喜,「無論如何,希望那位女生能夠被『曜』所感動……」

 

   「哇!真的很浪漫耶……」珈珈十指交叉握著,羨慕的模樣。

 

   「嗯啊!」我點點頭,將身體微靠著沙發,把稍稍發麻的腿放鬆地伸直,「可能因為節目安排的關係,不可能每集都播出他所點的歌,可是每個月至少也有一到兩次,我覺得那個叫『曜』的聽眾,真的很有心。」

 

   「真不知道那個幸運女孩知不知道。」

 

   「應該知道……」我點點頭。

 

   「怎麼說?」阿杜揚起濃濃的眉毛問我。

 

   「因為之前卉卉學姐就曾在節目上說過,我記得她說……」我快速地翻找著腦中記憶的盒子,「她說因為那個女孩很喜歡這個節目,所以『曜』才會在節目裡點播的。」

 

   「原來。」

 

   珈珈趴在茶几上,將下巴靠著手臂,像聽故事又像在想什麼一樣的神情,「既然是這樣,不知道是那個女孩另外有喜歡的人了,還是這個『曜』長得太抱歉或是怎麼樣的,怎麼這麼久都不肯接受呀!」

 

   我聳了聳肩,看著說出了我的疑惑的珈珈,「是呀!其實因為點播的告白而知道對方的心意,好像也挺有趣跟浪漫的。」

 

   「所以說女孩真的很好騙。」阿杜搖搖頭,看著我們。

 

   「總比你這個單細胞生物要來得好吧!」珈珈立刻不甘示弱地反駁了阿杜。

 

   「我只是比較理智一點。」

 

   珈珈坐直了身子,誇張地靠近阿杜,看著阿杜說,「理智咧……這種話還說得出口。」

 

   看著鬥嘴打鬧的兩位室友,我把廣播節目已經結束且正在播放廣告的手機拿起,將廣播的程式關掉,「好啦,珈珈快放過阿杜啦,不管是不是真的理性,但是可以確認的是別看阿杜在我們面前這種搞笑耍寶的樣子,他對他的中文系女朋友,可是貼心浪漫到極點唷!」

 

   「孜螢,連妳也消遣我!」阿杜假裝對著我瞪大了眼睛,一副要找我算帳的樣子。

 

   「我是實話實說。」我皺了皺鼻子,裝出無辜的樣子。

 

   「珈珈,妳看孜螢都被妳帶壞了。」

 

   「是你欠打好不好?」

 

   「算了,我還是快快遠離是非之地,洗澡去囉!」

 

   「杜孟哲!」

 

   看著眼前忙著鬥嘴的室友,我的嘴角不由得地往上揚起,因為有這樣可愛的室友,讓升上了大二還很想念家裡一切的我,生活過得開心了許多。

 

 

                                                                                                          ~^^~ 要繼續期待唷!!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apter 27

 

1.

 

    「到了。」將車子停在PUB門口,黑看著身旁的苡天,溫柔地微笑。

 

    「嗯,」苡天解開安全帶,「那你要去叔叔那裡了嗎?」

 

    「是的,白他們已經先過去了。」

 

    「那我差不多要進去了,」苡天笑著,「黑你過來一點。」苡天做了個像招財貓一樣的動作。

 

    「嗯?」黑揚著眉,但卻是聽話地靠近了苡天。

 

    苡天出其不意地親了一下黑的唇,甜甜地笑著,「我最愛黑了。」

 

    「傻瓜,我也愛妳,而且很愛。」黑露出了笑,嘴角的弧度比從前大了些,也許因為苡天甜得不能再甜的吻的關係。

 

    此刻的他,很神奇地竟不再因為楊沛的話而顯得不舒服,因為苡天的態度以及苡天給他的吻,似乎已經證明了一切,像一劑強心針。

 

    「不可以再吃醋喔。」苡天瞇著眼,半開玩笑地威脅著。

 

    「我有吃醋嗎?」黑露出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

 

 「沒有嗎?」苡天湊近了臉,「真的沒有?」像個偵探。

 

    「嗯。」黑將目光移向前方。

 

    「騙人!」苡天噘了嘴。

 

    「真的。」沒什麼說服力,但黑還是點了點頭。

 

    「哼,那我今天不回家了喔,要跟大家玩個通宵。」苡天演得有模有樣的,心中的小惡魔蠢蠢欲動,好久沒有這樣捉弄黑了呢!

 

    記得剛認識黑的時候,還把捉弄黑當成了樂事一件。

 

    「不可以。」

 

    「那是吃醋嗎?」苡天調皮地繼續追問。

 

    「唔……」黑還是一樣的不以為然。

 

    「還不承認你吃醋。」瞥過臉望著窗外的苡天,因為黑的反應竊笑著。

 

    「好啦。」黑嘆了一口氣。

 

    「什麼好啦?」苡天轉過臉,不打算輕易地饒黑。

 

    「我承認我是吃醋。」黑捏了一把苡天的臉。

 

    「哈哈!我就知道。」苡天驕傲的。

 

    「對了,晚一點可能沒空來接妳喔。」黑看了一眼車上的時間。

 

    「放心,我會跟珊妮一起回家,放心!」再說了一次放心,苡天笑了笑。

 

    「有什麼事一定要打給我,懂嗎?」

 

    「懂!」苡天伸出了手,打勾勾的手勢。

 

    「嗯,約定。」黑也毫不猶豫地伸出了手,和苡天做了約定。

 

    「我下車了,黑再見,」苡天下了車,關上門之後又湊近了車窗,「還有!」

 

    「什麼事?」

 

    「我最愛黑了。」苡天的大眼睛裡閃著光。

 

    「我也愛妳。」黑笑著。

 

    「不公平,我是『最愛你』耶,而你才只是『也愛妳』而已喔!」苡天噘著嘴抗議,惡魔再次出現。

 

    「我『最愛』王苡天行了吧!」黑沒好氣地說,搖著頭表示無奈。

 

    苡天歪著頭假裝思考了幾秒,「不行,還不夠。」

 

    「不然呢?」換黑歪了頭,疑惑地問。

 

    「要說『我,黑!』」苡天誇張地拍了拍胸,學得煞有介事,「『最愛王苡天,誰都比不上!』,這樣……才夠說服力吧。」

 

    「好,我!黑!最愛王苡天了,誰都比不上。」不只是因為模仿的關係,黑的表情非常認真。

 

    「嗯,再見!」苡天揮揮手,這才滿意地走向了PUB

 

    「再見!」黑看著苡天,「對了,苡天!」原本準備關上車窗的黑,停了手。

 

    「啊?」

 

    「要小心點喔!」

 

    「好,拜拜!」苡天又揮了揮手,開心地笑了。

 

    看著苡天的背影,竟讓黑產生了莫名的感動。

 

    黑望著黑色的夜空,儘管今天掛在天上的並不是苡天喜歡的上弦月,但他還是相信,此刻的幸福全是因為苡天和自己在天上的父母,默默地保佑他們兩個的關係。

 

    而一開始對於苡天的「天使論」根本嗤之以鼻的他,似乎在不知不覺中受了影響,似乎也漸漸相信苡天的話。

 

    是的!要不是自己的父母和苡天的父母,要天使守護著他們兩個,他們的愛怎麼又能如此的幸運?要不是彼此父母與天使的保護,他們又怎麼能在歷經了種種艱難的考驗之後,還能這樣的幸福、這樣的令人羨慕?

 

    「謝謝你們,讓我們相愛……」黑看著遠方的天,自言自語地說著。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7.         

   「誰?」一進門還未開燈,阿澄就已經感覺到屋子裡有其他人。

   「我。」低沈的嗓音冷冷的出了聲。

   阿澄脫了鞋,按下客廳的電燈開關,看著這名不速之客。

   這名訪客,雖然沒有當面見過,但卻是他非常熟悉的。

che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